〖贾话连篇053〗真正的共同体长啥样儿(发表于教育时报)

12已有 349 次阅读  2016-11-12 11:42

真正的共同体长啥样儿


 

 (本文发表于《教育时报·课改导刊》20161110日第3941期第4版)

  教师疏离自己的心灵太久了!让心灵回家,迫切而重要,“‘认识你自己的要求既不是自私也不是自恋。作为教师,无论我们获得哪方面有关自我的知识,都有益于更好地服务于教学和学术。优秀教师需要自我的知识,这是隐蔽在朴实见解中的奥秘。
  
  时下共同体是一个热词,可很少有人用心品味它的真正意蕴。帕克·帕尔默在《教学勇气》中着力剖析了这个问题,指出当今十分显赫的共同体模式主要有三种:
  
  一是治疗模式。它在教育中占有重要位置,因为任何没有爱的事业都很可能是病态的。很难想象一所健康的学校找不到任何热爱学习或关爱学生的痕迹。但是,作者认为,把治疗模式共同体习惯地应用于教育领域,就显得既不巧妙,也不那么恰当。当一切关系都以亲密与否为判断基准时,我们的世界会收缩成一个逐渐消失的小点,我们开始失去与日新月异的事物建立关联的能力,而这正是教育的核心,教与学会从根本上受到损害。
  
  二是公民模式。治疗模式疗治不了自身固有的毛病,跟某些名医往往治不了自己的病,大概是同一个道理吧。公民模式为治疗模式提供了重要的矫正机会,它所追求的是公共的共同利益而非个人的敏感点。在公民共同体中,我们不可能了解彼此的内心,但是我们认识到如果我们不团结,人心就会涣散。在中国教育中也不难照见它的影子。但是,公民模式也对教育的核心使命存在微妙的威胁——真理不是由民主的方法决定的。
  
  三是市场模式。它的基准很简单:教育机构若要改良它们的产品,就一定要加强与消费者的关系,而且要更负责。顾客永远是对的成了不二理念,零缺陷成了至上目标。家长与学生理所当然成了学校与教师的服务对象——顾客,教育顺理成章就成了第三产业。如此一来,教育产业化还能避免吗?当教育共同体的市场模式假定顾客永远是对的时,无论它的问责伦理标准怎样恰当,它都不能达成优质教育的初衷。
  
  如斯三者,无疑都不是本书作者心目中的真正共同体:我们寻求的共同体模式是一个能拥抱、指引和优化教育的核心使命——也就是认知、教学和学习的使命。
  
  真正共同体的形象基于这样一种认知:既拥抱所有事物所依赖的生存巨网,又拥抱身陷网中那些恰好对我们认知事物有益无害的事实。它不但托起了人类形式中显见的联系,还包括了我们与非人类的存在形式的隐性联系。它将有能力担负认知、教学和学习的教育使命。世界上没有现成的优质教学的公式,如果有人把这样的公式硬塞到你的手里,你大可不必当真。我们想要在实践中成长,只有两个去处:一是达成优质教学的内心世界,二是由教师同行所组成的共同体。
  
  构建教学共同体是一场教育变革。第一阶段,独立的个体做出发自内心的决定,决定过一种不再分离的生活,为自己在制度之外寻找生活的中心;第二阶段,这些个体开始彼此发现对方,并形成志同道合的共同体,以提供相互的、支持和发展共享愿景的机会;第三阶段,这些社群开始走向公众,学会将他们个人的关注转化为公众问题,并且在此过程中接受充满活力的评论;第四阶段,一个选择激励系统开始出现,以支持变革的远见,并施加压力使奖赏激励系统的标准发生变化。
  
  当在变革运动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时,我们会发现,在热爱教学和改革教育的工作之间没有本质的冲突。世界成了我们的教室,教与学的潜力无所不在;在这个世界中,我们只需要开放心灵成为真正的自己。
  
  教学共同体就是教师的生命共同体;构建教学共同体,就是让教师的心灵回家!

(本版插图:谢正军)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