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旅33:一个个学生,一段段故事

10已有 300 次阅读  2017-04-27 21:18
幸福之旅33:一个个学生,一段段故事
文/二月兰
20170427  星期四  晴

冷飕飕的天出游,师者无不怨声载道。孩子们呢?则是快乐出游不打折,无关风雨无关情。也是,春游可以离开教室,离开作业,有美食相伴,有自由相随,更有大自然敞开怀抱来欢迎,岂不美哉?
这次我们去的是张家港的暨阳湖欢乐世界,一个名不副实的狭小逼仄的地方,全园仅230亩,跟我们学校差不了多少。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都可以一眼看到尽头,且满是破败的景象,连大门都是严严实实的脚手架包裹着。这样一个游乐场所,连可以躲避下凉风的落脚点也没有——后来才发现有个梦幻餐厅,等我发现时已经济济一堂根本无法就坐,且男同胞的烟熏火燎一下子把我熏了出来,都不曾逗留一下下。
我一次次地在园子里闲逛,从没有水的水上世界,到太空漫步、碰碰车,到海盗船及激流勇进。全园只有9个游戏项目,还有无法开放的水上世界,每个游戏项目跟前都排起了长队。我漫无目的地游走,连小山坡上都涉足了。
这里倒是个别有洞天之所在,有梅花桩,有不同模样的秋千,更有意思的是各种野外生存的体能竞技项目。可惜我的手,无法体验任何一项。随着年岁的增长,也再没有了试一试的胆魄,不说惊险刺激的360度大旋转,就连梅花桩也没有胆量尝试一下。倒是那些低年级的孩子们,身手矫捷得很,灵活地翻转腾挪,自如地跳跃攀爬。温柔注视,笑意盈盈离开,心里收纳了整个春天。

在第N次经过通往水上乐园的木栈桥时,我被一声欢愉的呼唤叫住了:“沈老师,你好!刚才你一下车,我就认出来了,你就是我的沈老师哇!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肯定想不起来了!”眼前站的是一个脸庞圆润、个子不高的年轻女子,她手里拽着个很结实,看起来很好动的男孩子。
听妈妈问我是否记得她的名字,虎头虎脑的男孩子脱口而出:“邹蓉!”他边说边不耐烦地拖拽着妈妈,往木栈桥的另一头。“邹苗!”我也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对,她是我第一届的学生邹苗!她告诉我,自己嫁到了木渎,现在在石桥工作,这是二孩了,大的已经上五年级。时光易逝,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今天会在这里重逢,她不会知道前些日子我还想起了他们这些孩子。
第一年工作,满腔热情,真诚陪伴,度过了五年快乐时光。我们曾一起去看我们小镇的第一座斜拉桥,去苏杭大运河流经的地方挑马菜、放风筝,一起探望生病的伙伴,一起开展丰富的活动。“我们的名字”,承载着家长最朴素的心愿,而邹苗的名字,则简单,又寓意深远。说简单,是她的名字父母姓的简单组合;说意义深远,是寄托着父母全部的爱,独苗苗也。
我曾经在周末去家访,一家一家地走,然后一个一个的孩子自发地参与到了家访的行列,最后集结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最后一家,我们到的就是邹苗家。她家在姚家桥,最是远,可大家一块儿走,一块儿乐,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在她家,一块儿聊天,一块儿游戏,那是最难忘怀的岁月,纯朴,自然,不带丝毫杂质。
诚如木心的《从前慢》所言:从前的日子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那时候,孩子们毕业依然保持联系的方式就是写信,至今我还保持着好些与他们的来往信件,有男生,有女生,有倾诉心事,有汇报学习生活情况,也有请教困扰自己的难题或者疑问。邹苗也是,与我通了好几年的信。至今想来,还是感慨那些年的那些事,勿忘初心,真的是最美好的事情。

邹苗已经被儿子拖走了,我的思绪却再也刹不住车。正在埋头沉思,又听有人在叫我。
这时,一个个子高挑,但实在是瘦削的男孩来到了我的跟前。“沈老师,你还记得我吗?我是11届的啊!”哈,又是这样一个问题。我重新打量着他,白色运动鞋,牛仔的九分裤,红色格子衬衫,迷你版的国字脸。他是谁呢?我真不知道,赶紧问:“你是?”
“周盛凯!”哈,竟是他,记忆瞬间回来了!我怎么可能忘记他呢?可是他已经没有当年的丁点模样了!我表达着我的疑问,他连声附和着说:“是个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的跟原来不一样了,连我们家亲戚也是这么说的,他们也都不认识我了。”
没错,如果让我自己认出他来,这是断然不可能的。但在我的记忆里,他从来不曾走远。在即将毕业的那个学期,他病了一个星期。孰料,他从此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上学只要到校门口就会不舒服,什么头晕了,肚子痛啦之类的。他常常教室都不到,直接找到周助理说要电话妈妈要回家。
那些日子,每天被他困扰着,跟他们一个村的周助理也深受其扰,从最初的相信他身体的确不舒服,到最后深信不疑他是厌学了——大小医院都查过了,没有任何病症。就这样,他病休了一个月,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却考了个90多,创造了历史新纪录。要知道,他每天到校时,可是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分数线的。
而今,那个曾经脸蛋肉呼呼的男孩瘦成了这般模样,曾经内向至极的他能够主动与我打招呼,实在让我唏嘘感叹。岁月是成长最好的催化剂,尊重每个孩子的个性,永远是王道。
这时,他告诉我自己目前正读大专,今天是特地请假来陪外甥春游的。哈,这样的家庭也真够宠溺孩子的。平时也常常遇上他妈妈来接送外甥的,我还以为这是他姐姐的二孩,他告诉姐姐才一个孩子。说话有会儿功夫了,他得去追外甥了,午饭还没吃,得带他吃午饭去了,我们就这样告辞了。
春游,邂逅了这两个曾经的孩子,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无论是谁,翻开的这些记忆,无论是美好,还是曾经的纠结。经过岁月的淘洗,剩下的只有师者的富足与幸福了。嗬,总有学生记得你啊。
(手受伤四个多月以来,第一次用电脑,第一次双手码字,特记一笔)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