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教育中的虐待与受虐(原创) - 日志 - 子虚 - 1+1教育网

所谓教育中的虐待与受虐(原创)

37已有 1536 次阅读  2009-12-22 20:32
 
    12月22日,本篇被挂上凯迪网络首页。23日,被挂上凤凰博报首页。
 
 
 
 
    中国式的教育神话中,充斥着虐待和受虐的故事。古已有之的“头悬梁,锥刺股”,现在发生时看去,无非一个“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成功之路罢了。在这里,读书行为已经被彻底异化,成为一桩彻头彻尾的暴行。或许的诘问在于,人家虐待谁了?很简单,虐待他自己了啊!如果你赞同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善待的话,你还会认为虐待自己就不该被界定为“人权事故”么?
    朋友们一起玩笑的时候,我常拿一句话自诩,“我是一个特别善于原谅自己的家伙!”玩笑归玩笑,内中的道理却是清晰的。人是一种趋乐的动物,一种行为让他感到快乐之后,他才会在以后的行为中有意无意地“重演”,以获取源源不断的快感和快乐。原谅别人,源自于原谅自己的经验累积。这种快乐的经验的延伸和推广,也会让他人受益。如此,才有了原谅别人事件的发生。
    一般而言,宽容和包容均被视作一种美德。我没意见。但是,却很少有人系统地想过,那些个美德为什么会那么美;这些个美德的背后,存在着一些怎么样的起着支撑作用的心理机制……这样想下去,道德事件便可能被诠释为一连串的心理环节。更可怕的结局在于,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本无所谓道德不道德,所有的,仅只环环相套丝丝相扣的释放和压抑,且呈多维态,运行衍变着。
    压抑带来痛苦,释放产生快乐,这是一定的么?果真如是,那“斯德哥尔摩效应”又作何理解?十斤豆腐,吃不了怎么办?切开,一块块吃呗。其实,连豆腐也绝非那么纯粹,君不见,愣是有一些个主儿——甚至堪称仪态万方——就是选择津津有味地一块有一块地嚼着臭豆腐么?充分证明,经过特别的规训之后,只要你想,即便臭豆腐,吃着吃着,也能够吃出快感来得。当然,有了快感也不一定叫哦。
    作为某人曾经演练过的酷刑——头悬梁,锥刺股,非仅现在发生时。我要提请读者关注的,是该事件的过去发生时。想想,苏秦总相国还是苏秦小朋友的时候,生而知之就会这一套自虐术么?我想,他尽管不傻,但还不至于没聪明成那样儿。苏秦小朋友成长为苏秦总相国的漫漫岁月里,是谁,第一个教会了他虐待自己?此前,存在着一个并不难理解的结论——虐待他人是不用学习的,而虐待自己肯定属于后天习得。
    出于攫取利益、权力和性的需求,动物界普遍存在着虐待他者的现象。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绝大部分时光,在“丛林世界”中度过。秉持“丛林法则”,便成了约定成俗的不二选择。所谓“丛林法则”,通俗讲,就是谁胳膊粗听谁的,惟暴力原则而已。耶稣从容走向十字架的壮举,并非神的传说,实乃人的故事。人,用这样一种残忍的仪式,昭示着暴力的黄昏和文明的黎明。从而,敲响“丛林法则”第一记的丧钟。
    无论狮子老虎,生出幼崽之后,也是要实施教育的。教育内容的重中之重,无非捕食。所谓捕食,即猎杀其它动物是也。人类生存的所谓野蛮时代,其教育内容,基本上与动物相类。无论《西游记》中的美猴王前往七星洞学艺,还是《水浒传》里的史进拜王进,均如是。即便传说中似乎好像真有其事的张良与黄石公的传说,无非为了一本堪称“群杀绝技”的《黄石公兵法》而已。比项羽先生学到的“万人敌”还要管用,端的厉害。
    尽管,孔子的确存在值得诟病的地方,但是,他毕竟还是发出了“仁者爱人”的深沉喟叹。现在看来,无论耶稣还是孔子,作为人,均非完人。但是,他们都已经具备了基本的人味儿。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我对这二位先哲及其同类心存贬低,恰恰相反,这是我目前所能给予一个人的最高评价。在我看来,整个人类文明的逐渐成型,其基本元素,正好是这样一些零星散落着的具体而微的天体,在黑暗的宇宙中,透射出永恒的辉光。
    先哲们的良知学问,并不能对“抢钱抢粮抢女人”等伟大事业构成任何帮助,于是,世世代代,强梁的传人们风起云涌,嗜血之术屡屡主流。“头悬梁,锥刺股”的高人们,自虐为途径,虐人才是目标。借助“头悬梁,锥刺股”之类的自虐术,苏同学终于成了苏相国,且同悬六国相印。无论怎么说,也算得上成功人士了。起码,比孔夫子成功多了。孔夫子的所谓成功,发生在后世,生前并没有任何兑现的迹象。所以说,还是苏秦辈们比较地牛A,简直牛气冲天。
    很久很久以后,有位据说是革命导师级别的人物说过一句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所谓榜样,其基本含义是具备可复制的资质。大众心目中的历史代数式,历来就是简单无比的,简单到白痴的程度。似乎,只要付出“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了,大约就足以成为天纵之才,在“抢钱抢粮抢女人”的惨烈博弈中无往不胜了。大众就是这样想问题的。于是,凿壁偷光、囊萤映雪、闻鸡起舞等等自虐传说便络绎不绝起来。到了科举制以降,踊跃自虐的教育叙事干脆体制化了。伴随着,“天下英雄皆入我毂中”等一干背景音乐。
    公元1954年的秋,大雨落幽燕。伟人在秦皇岛挥笔而就,写下了“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的豪迈诗篇。人间是那么容易换的么?看看伟人终身舍不得弃用古体诗词一事,便可以推知,“换人间”谈何容易!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已经是公元2009年岁末了,中国教育的“人间”换了没有呢?我不想说。我知道的是,我所在的这个国度里,连小学生每天的劳作时间都在10小时左右。至于初三高三,就别提了。如果我说,中国教育依然处于为“抢钱抢粮抢女人”提供全面服务的蛮荒时代,你打算同意么?
    关于中国所谓教育中的虐待现象,我不想提供过于详尽的例证,我认为不需要。同时,我打算剔除那些个显然“不文明”的虐待流程,比如体罚之类愤怒的教师打破学生鼻子鼻血横流之类。在我看来,这些个故事,和北京某政法大学学生为了一个女人杀害教师一样,属于典型的刑事案件,你想叫做性事案件我都没意见。这种事情,与人类的动物性嗜血性等天然局限性息息相关,任何国家任何时代均难以杜绝,任何行业也难以杜绝。比如,在促狭的大众们看来,艺员谢霆锋先生就有一万个理由做掉艺员陈冠希先生,只是,他比较地深明小义而已。
    我关注的,是那些被官方教育组织和主流教育理论所推崇的教育方略之中的虐待,这种虐待是被他们提倡的,以教育的名义。老师打学生,谁都认为不对,打人者清醒过来之后,也会认为自己刚才无比荒唐的。没有争议的事情,基本上不具备探讨的必要。需要警醒的,是那些个从庙堂到江湖众口一词赞许不绝的做派,我称之为披着教育外衣的虐待事件。这里,我首先想到的,是中国教育几十年来的常青树魏书生先生及其教育策略教育做派。鉴于魏氏书生先生的教育理念与实践非常之博大精深,也鉴于“攻其一点不计其余”的策略,只拿魏氏书生先生发明的“说明书”说事。
    魏氏书生整天打飞的检阅中国教育,可还是能教两个班的语文兼做班主任,端的超人!他自己亲笔撰写的葵花宝典中,就记载着若干规定。譬如,“对犯了错误、挨批评时只顾流泪的同学,每滴眼泪,收100字的说明书。”又如,“每周六选举说话最多者,或周退者,或周乱者,选举用微型选票,计票者需大声公布自己所计人姓名,凡10票以上者,每得一票写100字说明书,并自己将名字及票数写到黑板上。”我的老朋友许锡良对魏书生此举有一个很精当的命名,名之为“羞辱教育”。同时,郑重推举魏氏书生先生为“羞辱教育旗手”。我赞同。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提请通读:国际人权xianzhang的三个文件》。叫我看去,《世界人权宣言》的每一句话都与教育相关。当然,关于教育,最直接也是最清晰最的一句,出现在第二十六条。言道:“教育的目的在于充分发展人的个性并加强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有关教育的目的,宣言文本中列出的关键词有三:个性、人权与自由。这是教育的目的,也是关涉人类自身生存和发展的具整体意义的价值指向。不知道魏氏书生先生读过那三份文件没有?如果没有,现在读读也不晚,总比继续无知下去的好。非但知识是一种力量,无知也是一种力量——践踏人权的力量!
    许锡良先生的文字,表达了他对“羞辱教育”的深恶痛绝。他说,“用众人的力量一起来加以羞辱,这个发明是十分卑鄙与残酷的。”我认为,他的评价一点也没过分。学生连流泪的权利都被剥夺了,简直,比法西斯还要法西斯啊!至于投票选“说话最多者”,和投票选小偷投票选右派又有什么区别呢?先不说学生“说话”对不对,“说话”作为一个事件能否被教育接纳和兼容,专就“选”这一件事而言,魏氏书生哪里有一丁点儿当代公民社会的常识!如果那种做法推广开来,公安局没什么案子不能破。因为,即使惊天大案,咱投票选凶手即可。荒唐到了何等地步!
    虐待,是魏氏书生之类教育伎俩的重要部分。他们,孜孜不倦地,以教育的名义,从事着亵渎教育的伪神圣事业。由是,教育是伪教育,书生亦已伪书生了。当然,对旷日持久“下着一盘大棋”的中国教育来说,伪教育和伪书生的备受推崇是合乎逻辑的,一点也用不着奇怪。应该仔细斟酌的,倒是另外一个问题——中国社会最广大的的教师、家长和学生们,为什么会欣然接受伪书生的这一套伎俩,甚至,将其奉若神明呢?这里,我不说话了,让陶行知先生来说吧。因为,同样的话,名人说出来更权威。
    陶行知说:皇帝引诱天才进伪知识的圈套有几个法子。一,照他的意旨在伪知识上用功,便有吃好饭的希望。俗话说:“只有穷秀才,没有穷举人”。伪知识在工夫做得愈高愈深,便愈能解决吃饭问题。二,照他的意旨在伪知识上用功,便有做大官的希望。世上之安富尊荣,尽他享受。中了状元还可以做驸马爷,娶皇帝的女儿为妻。穿破烂棉花去赴朝考的人,个个都有衣锦回乡的可能。三,照他的意旨在伪知识上用功,便有荣宗耀祖的希望。这样一来,全家全族的人都在那儿拿着鞭子代皇帝使劲赶他进圈套了。
    陶行知为我所知,乃在于他说过的一段类道德规训,所谓“捧着一颗心来,不拿半根草去”。于是,我很早便断了读陶行知的念想。今天,许锡良先生贴出一篇《伪知识是怎样造就的》,我喜欢。我想,由是,我很可能会喜欢上陶行知的。我在帖子后面回复道,“大家都学真知识,皇帝就没得混了!如是,给了我一个喜欢陶行知的理由,谢谢哦!”回复之后,意犹未尽,又敲出一句,“任何规模的话说中国,如果不把皇帝老儿牵扯出来,肯定是不得要领,或者别有用心。呵呵!”看来,民国时期的教育家,还真是个个都有点儿料的。如陶行知,绝非浪得虚名哦。
    拿陶行知这段话对照当代中国教育,很是对位——只需要在“伪知识”旁侧再加上“伪教育”三个字即可。学生学的是伪知识,教师教的自然也是。只有在伪知识上用功,方可适合“社会需要”,方可混碗饭吃。要想混得好一点,那就得伪一些更伪一些。仿广告语,其必曰,“没有最伪,只有更伪”,简直伪无止境!伪知识伪教育本身,已经构成了教师和学生的虐待。其它所有形式的虐待,均为此实质性虐待的延伸和变形。受虐时日久了,受出快感来的可能性便与日俱增起来。“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周天大法隆重练成的时候,那该是一个怎样盛大的节日呀!如此这般,所谓教育亦将地久天长永垂不朽下去了!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35 12
  • jsbl晴天 2013-04-15 11:02
    教师博览 转载
  • 符建红 2012-04-16 20:36
    在极权社会中。很多时候很多人欲被虐而不得。
  • 东篱 2009-12-27 18:40
    说到虐待教育,不能不提到古代那些遭宫刑的人,他们发迹后都会呈现出变态的报复心理,对社会危害更大,我们那些受过虐待教育的人发迹后不会这样吧。
  • 我很忙 2009-12-27 18:22
    十余年前,俺是受虐者;十余年来,俺是施虐者,并自虐着。
    但是俺一直浑然不觉,哦,虐并快乐着!
  • y-6-6 2009-12-26 10:58
    杨素瑶: 不明白什么意思
    彼此多些怜惜.
  • 杨素瑶 2009-12-25 17:10
    啥人摩西: 昨夜見徐先生只是累得很。
    不明白什么意思
  • y-6-6 2009-12-25 16:36
    杨素瑶: 人家魏氏书生已经很惨了,最近遭人围观,师太,你就放过他吧
    不过,雪中送屎、落井下石、过河拆桥,是我平生一大爱好
    我的老朋友许锡良魏书生此举有一个很精当的命名
    好象
    昨夜見徐先生只是累得很。
  • 关文丽 2009-12-25 08:14
    拆伪求真吧,我们!!!!林黛玉来到世上是为了撕除假面具的。
  • 青青东禾 2009-12-24 13:16
    自虐和受虐,个人之间,只能说:人家就好这一口。
    如果是群体自虐和受虐,只能是社会的病态,文明的悲哀。
  • 晓荷 2009-12-24 09:58
    如果没有了施虐与受虐,我们的教育会是怎样的?我们的世界会是怎样的?它们可能存在吗?
  • 关文丽 2009-12-24 09:21
    嗯?噢!跟你说话还真得保持头脑清醒。
  • 子虚 2009-12-24 09:17
    关文丽: 要做个不甘的人太难了。到处都是“披着新衣”的“皇帝”,做那个小孩子,向一群揣着明白装糊涂、醉醺醺享受牲礼、脑满肠必肥的家伙?仅只是想想,就有点作呕。。。
    做个“自觉的孩子”,其实比较困难。皇帝新装里,仅只一个“天然的孩子”。
  • 关文丽 2009-12-24 08:05
    要做个不甘的人太难了。到处都是“披着新衣”的“皇帝”,做那个小孩子,向一群揣着明白装糊涂、醉醺醺享受牲礼、脑满肠必肥的家伙?仅只是想想,就有点作呕。。。
  • 子虚 2009-12-24 07:58
    邝红军: 棋盘国家,虐待者与受虐者都不过是棋子而已。虐待者看似棋手,其实也是棋子。
    专制之下,没人是人——包括最高专制者本人!
  • 子虚 2009-12-24 07:57
    关文丽: 好一个“披着教育外衣的虐待事件”,就是该这样说,而且可以说,既伪且猥。2001年吧,考前指导作文时说了一句话:一切败坏均来自于欺骗。不知这么说绝不绝对?
    既伪且猥,描摹精准!
    一切败坏均来自于欺骗,以及,甘于被欺骗!
  • kredarmy 2009-12-24 00:14
    棋盘国家,虐待者与受虐者都不过是棋子而已。虐待者看似棋手,其实也是棋子。
  • 关文丽 2009-12-23 22:46
    好一个“披着教育外衣的虐待事件”,就是该这样说,而且可以说,既伪且猥。2001年吧,考前指导作文时说了一句话:一切败坏均来自于欺骗。不知这么说绝不绝对?
  • 菜子一而三 2009-12-23 20:26
    学习
  • 子虚 2009-12-23 19:33
    涂鸦居士: 头悬梁,锥刺股,程门立雪,三顾茅庐,割肉疗亲,壮士断腕,炸碉堡,堵抢眼,爬雪山,过草地,吃树皮,嚼草根,啃牛皮,拉稀屎,带病工作,到死为止,教育中有多少榜样,榜样中有多少虐待和受虐的故
    建议居士——慎用“我们”。你本段文字中的,建议改成“他们”。因为,像你我等,并不认可。
  • 子虚 2009-12-23 19:24
    海之韵: 虐待,是魏氏书生之类教育伎俩的重要部分——而且还培养出一堆受虐狂啊。为魏书生辩护者认为,魏书生可受学生爱戴了。如此,不是培养出一堆受虐狂,这才可怕。

    萧瑟秋风
    对一些所谓人而言,嗜血绝对有快感的。呵呵!
  • 海之韵 2009-12-23 19:08
    虐待,是魏氏书生之类教育伎俩的重要部分——而且还培养出一堆受虐狂啊。为魏书生辩护者认为,魏书生可受学生爱戴了。如此,不是培养出一堆受虐狂,这才可怕。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呵呵,今早还和我家先生说起这首词,战地黄花分外香。换了人间是假,暴力美学是真哪。
  • 世纪 2009-12-23 14:50
    学习分享了。
  • 别韵 2009-12-23 11:40
    “我是一个特别善于原谅自己的家伙!”算我一个!
  • 家乡月 2009-12-23 11:24
    什么时候才去伪存真啊!我们现在怎么办?
  • 王善叶 2009-12-23 10:46
    看着过瘾,大家的评论也过瘾。
  • 都市放牛 2009-12-23 10:22
    真正的个性教育、人性教育还没有来到!
  • 河南水滴 2009-12-23 10:21
    学习了!
  • 落木云影 2009-12-23 09:53
    这是这次讨论中最让人过瘾的文字!
  • 如果 2009-12-23 00:44
    伪知识,伪教育,伪书生,真奴才。
  • 明霞 2009-12-22 23:50
    分析的透彻,学习了!
 35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