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校费:首当其冲的问题是该不该收(原创)

20已有 3077 次阅读  2011-05-12 20:41   标签羊城晚报  广州市  择校费 
 
        5月13日,本篇被挂上凯迪网络首页。
 
 
 

   为方便采访,羊城晚报记者小余发过来一堆资料。包括羊晚近三日来对择校费问题的追踪报道,还有广州市几个区教育局提供给羊城晚报的择校费使用去向资料等。
   收了择校费怎么用?广州市下辖各区市教育局的口径基本统一,无非两个去向:其一,进入收费学校非工资福利开支,用以“改善办学条件”;其二,返还区内“薄弱学校”,也用以改善办学条件。这里面能看出来的一个政策依据,是广州市财政局颁布的《广州市市属学校教育收费“收支两条线”管理暂行办法》。还有一个政策,属于堵漏洞的,即《关于严禁截留和挪用学校收费收入加强学校收费资金管理的通知》。前者文号为穗财教(2002)1283号,后者为穗财综(2004)213号。
   所谓“收支两条线”是说,学校收到的所有择校费不能随意留存,得先上交。然后,再由教育局统筹。统筹后,资金的去向有二:一部分返回了收费学校,用以非工资福利性的公共开支;另一部分由教育局统筹使用,用在了所谓薄弱学校的公共设施设备建设之上。
   社会公众的质疑大致有如下几类:其一,不应该返还给收费学校,他们“本来就很强”,返还有悖于教育公平,拉大了各校之间的不平等;其二,怀疑给薄弱学校的拨款不够到位,要求“公开帐目”;其三,普通中学要求生源公平,因为择校现象加剧了他们与名校之间的生源落差。其四,呼吁最多的,就是要求公开择校费使用情况。“不仅要告诉公众收了多少择校费,应该告诉大家钱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浏览了一下,关于择校费问题,讨论的主题都局限在“该重新审视分配政策”的问题上,基本上没人质疑“择校费该不该收取”这个问题。而我觉得,这个问题才是乱象之源,亟需再行研讨论证。不能因为已经“收了十几年”,就断定它一定没错。
 
   “择校费”是一种什么费
 
   我来参与这个讨论,其实也力不从心。因为,截至目前,我都无从考证出传说中的“择校费“的定义。不知政府定义过没有?处于一个公共信息不公开的社会,任何一个普通公民面对社会问题的时候,信息不对称是难免的,突围很难。
   百度百科的诠释为——择校费,简单说,就是一个学生毕业学校后,向上一个学习阶段的学校进行学习,从而选择好坏学校学习,而教育局规定的你所属地区的路段学校不收取任何费用,而想不去路段学校学习,就必须去别的学校,就要交一定择校费。同时转学也需要择校费。
   据我所知,这种诠释还不够全面。另一种情形是,学校本来可以招收300人,但它公开的招生信息说只能招收200人。空出来的100个名额最终还是会招满的,但是,要加收费用。这样的收费,也归到了择校费里面。
   所谓择校费,大致就是上述二种情形下的学校收费吧。这两种收费,均属“家长自愿捐资”,名目是“用以改善学校办学条件”,都很堂皇。其实,用脚丫子思考都知道,家长敢不自愿么?求都求不到哩!你不自愿,自然有人自愿滴!
 
   聚焦名校与政府即可
 
   择校费问题的最终破解,必须将其置于社会的政治经济背景之下,不能就事论事。什么是政治?我的解读是四个字——利益格局。经济学的基本命题为何,我的解读是六个字——谁受益,谁受损?
   择校费格局里,学校和政府受益,而家长受损。这一点,猪都知道。
   为什么得从名校开始思考破局呢?为什么必须连累上政府呢?因为,学校乃社会公器,名校乃公器中的大杀器。而这些个大杀器,均掌控在政府手中。如此,思考择校费的时候,名校和政府,一个也不能少,谁也别想逍遥法外。
   中国政府喜欢大言不惭,依据之一在于,动辄说什么“政府拿出钱来”云云。众所周知,政府并不创造财富,只是负责分蛋糕而已。所有的社会财富,都是民众创造的。所以,“政府拿出钱来”纯属伪命题。真相是,政府收了纳税人的钱,然后,拿出来。政府“拿出来”的每一分钱,还是社会公众的。
   国外也有名校。但名校的绝大部分,都属私立。政府不拿钱,人家自个儿独立运营。欧美名校,无论大学还是基础学校,都不是政府扶持起来的。当代中国,政府独大,把持着绝大部分社会资源。加之,各级地方官员对“教育政绩工程”的极度喜好,名校效应,如滚雪球般放大,尾大不掉!
   中国式名校的诞生,都是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堆积起来的。无论校园占地、学校建筑,还是师资与设备的配备,均向所谓名校倾斜。更要命的,还在于对传说中的“优质生源”的掌控和倾斜。名校效应,越来越“良性循环”起来,越来越“强者恒强”,一个典型的“马太效应”之教育模型。
   事情的另一面,就是“弱者恒弱”。每年都大呼小叫加强“薄弱学校”,结果是,薄弱学校越来越弱,弱不禁风。这样的宏观政策格局,导致教育资源的畸形配置,怎一句“加强”得了!
   只有名校才有资格手择校费,只有名校才收得到择校费。另,政府才是名校现象的始作俑者,没有政府的资源倾斜就没有“名校现象”。你说,能轻易放过他们么?
 
   关于名校招生公平的两点想象
 
   私立学校的运作费用,来自学生家长缴纳的学费。公立学校呢?出自纳税人的腰包。作为“社会公器”的公立名校,自然应该担负起彰显“社会公平”的神圣义务。
   执信中学处于先烈南路,是否,先烈南路的居民就一定有资格“优先享用”,收取“近水楼台”效应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政府动用远超出普通学校的教育资源堆积起来的名校,其享用权,自然不应该以居所远近论处。每个学生都想上名校,怎么办?只有采用“择优录取”作为唯一标准。
   学校没有任何权力“隐匿”部分学位用以寻租。能够容纳300名学生,就张榜公布招生300名。谁也没有权力只公布200名,而留下100个名额揽取“择校费”。任何诸如此类的行为,均属于“公权寻租”。这个定性,并没有冤枉他们。
   或许会有的辩解是,我们收取的择校费,又没有装进个人腰包,每一分钱,都用于“改善办学条件”。问题是,公立学校的办学经费,本来就来自民众的税金。人家已经缴税了,你这里再收一遍啊?
   接着辩解,我们的办学经费不足啊!那也没用。办学经费不足,可以向上级主观部门提出申诉,可以经由人民代表及其人代会提出诉求,要求政府追加教育拨款。这个命题还存在两个参照:其一,薄弱学校比你们更少;其二,广义而言,谁都不会嫌自己钱多。
   至于“家长自愿捐助”,纯属无稽之谈。不值一驳。
 
   政府与“择校费”
 
   即便不把政府这个东东界定为“必要之恶”,但是,政府必须得到民众和社会的有效监督,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早已成为当代政治之共识。一个问题,政府喜欢择校费么?
   其实,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当然喜欢。每个人,都会见钱眼开,政府也不会例外。本来,纳税人通过税金的形式,已经缴纳了。但如果还能再缴纳一些,政府当然乐见其成。传统的政治概念中,并不把政府作为社会利益博弈的一方。依据是,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这点,有悖于共和的概念,也与现实不符。
   最近。从中石化茅台事件到中海油工资事件,充分证明着,不受监督的权力,会怎么样疯狂敛财。择校费之事,政府下文件规范使用,似乎尽责。但是,对这样一项根本没有法理依据的名副其实的“乱收费”,政府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叫停呢?利益使然啊!
   即便从教育局层面来假设,下面的可能是和逻辑的。比如,教育局本来就应给某校拨出足够的费用,有了择校费这一笔钱,政府就算如数下拨,不也是省了一笔。生下来干嘛用呢?信息不对称,我们实在不知道拍了什么用场。中间存在腐败么?我不知道。因为,我无法举证其有,也无法证明其无。
   无论怎么说,择校费的出现,既强化了名校的腰包,又填充了薄弱校的钱袋。客观上,都会“减轻”政府的经济负担。可以说,在择校费事件中,政府是受益者。
 
   基本结论
 
   其一,择校费属于非法收费,应该叫停。
   其二,择校费事件,政府是第一责任人,必须明确。
   其三,名校现象的背后,是政府过度干预教育使得教育背离市场之必然恶果。
   其四,家长和学生,在没约束的权力面前,权利受损,成了无权的大多数。
   其五,“自愿捐赠说”,纯属无耻。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其六,教育公平是一个系统工程,心急火燎不行,从容讨论,渐进改良吧。
   其七,羊城晚报发起的这个讨论,很有价值,希望能够向纵深推进,使之成为一个践履公民权利的话语平台。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 海阔天空 2011-06-04 21:29
    “择校费”是政府非法收的“租”,是一种变相的“税”。这个东西就像燃油税、消费税、个人收入税等。只要权力没有受到约束,收税的名目可以莫须有。
  • 千百度人 2011-05-28 07:09
    陈永寿: 本地公办民校,私立的兴起,取代了择校费,使择校费穿上了合法的外衣,请问,这又为何呢?
    当地原来有一段时间所谓私立学校发展成为官员政绩,不曾想这几年每况愈下。
  • 陈永寿 2011-05-26 13:24
    本地公办民校,私立的兴起,取代了择校费,使择校费穿上了合法的外衣,请问,这又为何呢?
  • 千百度人 2011-05-20 16:32
    其一,择校费属于非法收费,应该叫停。
       其二,择校费事件,政府是第一责任人,必须明确。
       其三,名校现象的背后,是政府过度干预教育使得教育背离市场之必然恶果。
       其四,家长和学生,在没约束的权力面前,权利受损,成了无权的大多数。
       其五,“自愿捐赠说”,纯属无耻。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 子虚 2011-05-15 09:55
    有关“择校费”的文章,记者说,送审时被上面的上面拿下来了。记者小余说,只好变通一下,拆成四段,署四个人的名字,在“读者声音”栏目下刊出。当时在天河正佳,出来买了一张。一看,刊载于在A5版。当然,很犀利的段落不见了。我说,发声就好,我们只能寻求“可能的改变”,理解理解。小余说,哪天吃饭聊天。
  • 千百度人 2011-05-14 17:01
    哪里不是政府与单位合谋?
  • 别韵 2011-05-13 16:36
    我们这是没有所谓的择校生了,自然也就没有择校费了,但是要选择片外的学校,家长交的钱比原来择校交的还多,至于交到哪里了,大家都能猜到!
  • 凌宗伟 2011-05-13 05:49
    竖个牌坊
  • 余韶华 2011-05-13 05:44
    横竖都是政府的理
    左右都是学校的错
  • 楊素瑤 2011-05-12 21:12
    “我们收取的择校费,又没有装进个人腰包,每一分钱,都用于“改善办学条件”。”逻辑类似于,我们抢劫银行的钱,又没有全装个人腰包,每一分钱,都用按组织贡献来分。而且绝对不会出事,因分配不公会引起警察注意的。问题不是你怎么分,而是这些钱是否合法所得。真的勇士敢于陪老婆逛商店,敢于拿自己的钱包开玩笑,子虚分析,然也,勇也。
    好象美国有些州立大学对本州学生有优惠政策,即是外州的学生想读心仪的学校得付出更多,另一个方面是,很多美国大学会都有奖学金,所以我们经常在报纸上看到某某同学获得美国某某大学的全额奖学金,甚至有些奖学金与学业或家庭环境无关,只要你名字中有规定的字眼则行。这两者都与择校费的相关概念无干,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 张春芳 2011-05-12 20:46
    我们这里从2009年始取消了择校费,同时也取消进城子女的杂费。
    执行情况由纪检部门督查,效果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