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刺

10已有 512 次阅读  2011-04-29 22:30

心中的刺

——我的受洗见证

成年后第一次去教会,是在2008316日。那时的秋雨之福,在桂花巷的一个居民楼里。那天长老讲的是“保罗的刺”,我听得稀里糊涂。两个月后,地震了。

那年傅国涌老师邀请我写一篇纪念林昭的文章。我勉强完成任务。冬天回浙江,经过杭州,他请大家吃饭,朋友们都在,阿啃吕栋初阳仁爱小猪公民……他笑着问我是否信主,我躲躲藏藏,心想,我是不配的。第二天下起暴雪了。

年后回到成都,第二天就是生日,却一个人在高烧中度过。我希望工作能顺利一些,却总事与愿违。李英强和张新月来看我,鼓励我去教会。我想,还是去碰碰运气吧。

当时教会搬到文庙西街一个办公楼的六楼。我进去的时候,大家刚好在敬拜颂赞,从未历经过的美妙弦音和向上升腾的歌声,让我的眼泪滚滚而出。心里并没有难过、酸楚和痛苦,而是一片辽阔澄明。传道人讲道的时候,泪水又涌出来。连续几周都去教会,每次都是眼泪,无尽的眼泪。我有些惶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发短信给英强他们。他俩各自给我回复,内容却一样:圣灵感动。

圣灵?圣灵是什么?什么是圣灵?为什么感动?我有很多问题,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人要看神迹,甚至用观赏魔术的好奇来等待神迹。神最大的恩典,在乎生命;最大的神迹,就是生命的改变,可我哪里知道呢?但就在那个教会,我见到弟兄姊妹们是如何彼此相爱;我看到血气方刚的少年人是如何在逼迫中成长成熟;我看到神的翅膀下,人们如何为逼迫他们的人祷告;我看到在神的怀里,受伤害被抛弃的人如何绝处逢生。神让我在眼泪里看到:我应该回转。

我参加了那个教会的第一届新生命班,当上了平生第一个班长。可到四月大家纷纷决志的时候,我无法下决心归主,心里好像就有一根刺扎着我,拦阻我。日子一天天过去,同班同学都决志了,我仍然下不了决心。此后几番,都是如此。

直到去年这个时候,我才决定受洗。我要神在我生命中掌权。当时,我也正为该留在成都还是该离开而心绪难安,当时有姊妹劝我,中国像这么好的教会并不多,应该留在成都。王怡长老和蒋蓉长老娘则提醒我,在做决定时要将神的意思摆在自己的前面。于是,我第一次开口向主祷告,祈求显明旨意。是的,我的救赎主活着,倾听我的祷告,并将神迹在我生命里显现。梦中的哭喊,夜半的惊醒,渐渐消失,内心是一望无际的平静和安然。我第一次通过祷告得到力量,决定回到杭州,在长期生活之地,寻找合宜的教会。既然神愿意我去,一定会有好的安排。

回杭州后,主内的朋友们都介绍我去他们所在的教会,我去了看了听了,但没有听见神的应允。我恳求陈理长老娘帮我寻找,于是苏冰姊妹带我来到LOP。在学院路口的那个拆迁房里,我看见了神对我的应许。月芳带领敬拜,杨哥讲道。那种久违的感动在胸腔里弥漫、汹涌,泪水滚滚而下。“就是这里!”我听见圣灵在里面的响动。主日结束后,我问服事的弟兄,这里何时施洗。弟兄笑着说,刚刚过去,下一次,要等明年了。

是的,这就是那刺的代价。整整一年,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学习神的话语。从来都向人敞开,愿意人来认识了解,但的浩瀚无限,却无法被人类有限的尺度所丈量。

一直以来,我都把自己的意志放在第一位,认准一件事情,就一意孤行走到底。除非我愿意,谁也无法改变我。也许神并不介意我的个性,但教训我的是,既然认为主,就应该把放在第一位。看着我们,深爱我们,并祝福我们,但不会因爱而废去的真理弯曲的道路。人类的有限性在于,我们所造出的每一块砖,可能用来修筑彼此隔绝的长城,也可能用来修筑自以为义的巴别塔,甚至常常将人手所绘的天花板图案,当作了天空本身!人类曾多少试图用人的天花板来隔绝神的天空?我们所做的自己并不知道。

按着行为,那撒旦留在我心里的刺何其多啊,可能几乎是一只刺猬了,如果当时有我在,诸葛亮也就不必草船借箭了。所谓神迹,就是让我们看见,人所出的对错,在神面前根本就站立不住。你以为真理在握,却是犯下过错;你以为罪大恶极,却未见赦罪的恩典足以填平任何深渊!藉着恩典,心中的刺被软化、溶解,变成眼泪的样式流出来,心却变得更大了。甚至留在心中的那根刺,也因着主遮盖,激励我认罪悔改、顺服神意,而不至于成为一只刺猬。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里下河 2011-05-08 21:59
    那是现实的污浊!
    如果选取,某个党肯定要落选
  • sxmxlhj 2011-05-04 22:37
    看看
  • 小狐 2011-05-01 08:08
    shepherd: 抱抱你——
  • shepherd 2011-04-30 20:58
    抱抱你——
  • 刘尔笑 2011-04-30 08:36
    我昨天才去郭初阳博客 看到了他的受洗一周年记 看到那照片时  眼泪差点流出来  也记得他的摘录  类似于道不行 有地震之类
    又特意翻到了写有我的那一篇 温习   并写下一个锅子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