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释放

3已有 395 次阅读  2011-09-23 23:32

沉重的释放

——读里尔克《沉重的时刻》

 

很多年前的某个夜里,在网上读到《沉重的时刻》。当时的感受,就像被人当头敲了一闷棍,金星乱窜之际直起腰来,却是茫茫黑夜,什么都看不到。但心却像被谁攥紧,紧得发疼,以至于泪如泉涌。

 

全诗四节,结构一致,“此刻有谁在**的某处*,无缘无故地在****我”四次重复,四次强调,四次咏叹。

1.此刻。不是曾经,不是未来,就在此时此刻,就在眼冒金星泪水盈眶之际,这件事情正在发生。

2.不知道在哪里,但就在这世上,这夜里。在看不见的夜里,与我同在一个夜里,同浸在无边的黑暗中。

3.不知道是谁,我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与我同处一个时间,为了我,朝向我,张开他自己,以至于牺牲他自己的生命。

4.没有原因。他为我哭,为我笑,走向我,为我死,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却拿他这部分的时间、这部分的生命,与我同在,即便当他临死的时候,都在凝望我。一切因果都失去效用,他将自己的生命奉上,却是白白的。

按着人的规则,我从理性上不相信这件事情,但里面却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像地震一般粉碎我的外壳——你是谁?我忍不住想到这个问题。我来不及想为什么,只想到,你究竟是谁?既然你看我如此重要,既然你向我这样渺小的人定睛瞩目,既然你爱我如此彻底,那么,你究竟是谁?

 

很多年以后,读四福音书的时候,看到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看到他汗如血点滴在地上,我突然意识到,他就是多年前在诗歌里遇见的那个“谁”!

 

鲁迅曾在一篇杂文中说,有个富贵人生了孩子,大家都来庆贺。有人说这孩子将来要当大官,有人说这孩子将来要发大财,他们都得了主人的奖赏。有个人说这孩子将来会死,结果被主人和其他客人痛打。鲁迅只说了一半的“真话”。连鲁迅都未曾确信的事实是,耶稣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为了为别人死而来到这个世上的人——将来也不会再有。神在拣选玛利亚以先,就已经原谅了人类一切的过犯和罪愆,并为洁净人而制定了一个计划:由耶稣凭全然圣洁的生命代替人去死。有人会疑惑,既然原谅,何必多此一举呢?殊不知,耶和华神,是圣洁的神,绝不容让罪。唯有当圣洁的羔羊用祂全然无瑕的生命来代替人领受罪的工价,其他人的罪才能被涂抹、被洁净,才能因着这血的遮盖与神恢复美好的关系。耶稣若不来,我们就在罪中承受死亡,并将来的永死。那个夜里,约瑟和玛利亚找不到可以容身的客栈,将婴儿生在马槽里。这孩子放声大哭,在凡间的布里放声大哭。祂的哭声与别的婴孩没有两样,但若不是为了你我,祂必不会成为这样子。那一夜的哭声里,是神的怜悯和慈爱,为释放罪人展开了救恩的计划。人间一切的夜,因着这一夜的哭声而得着平安。是为平安夜。

 

帕索里尼的《索多玛120天》为人熟知,但他曾获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的作品《马太福音》,却鲜被提及。片中,他以冷静的旁观角度,从马太的角度回忆耶稣在人间的历程,对白旁白几乎照搬圣经马太福音。但是在他的镜头下,耶稣并非总是愁容满面,反倒常常喜乐。耶稣总是轻松地笑着跟门徒说话,笑着跟小孩子说话,笑着从人群中走过。人间的难处不能令祂烦恼,苦大仇深跟祂似乎毫无关系。祂担负最严厉的惩罚,在浑身鞭伤,头戴荆冠,手脚被钉十架的情况下,祂都没有自怜,反倒平静地向交托母亲的赡养,并打开天堂的门,应允身边那认祂为主的强盗进入乐园。祂宣布,虚心的人哀恸的人温柔的人饥渴慕义的人怜恤人的人清心的人使人和睦的人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祂以自己信实的生命,为喜乐奠基,叫世上信祂的人,在今生有属灵的平安,在永生有切实的盼望。祂为人得蒙救恩而喜悦,哪怕付出祂自己的生命。

 

祂从伯利恒出来,从拿撒勒出来,并吩咐祂的门徒要将福音传遍地极。耶稣在世上行走传道,只有短短三年半。但祂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却打破了属灵一切的桎梏和牢笼。祂越过种族和传统,将福音的信息传给那些被歧视的人、被丢弃的人、被践踏的人、被凌辱的人、被损害的人以及陷入网罗被捆绑囚禁的人。祂从天上来,在地上行走,为的是让万国万邦的人都受祂的恩膏涂抹。人在困苦中,无法承受冷漠和孤独,而此时此刻,耶稣正向你走来,向你伸出祂的膀臂,笑着对你说:到我这里来,我为你而来,并与你同在。

 

我常常想,地狱和天堂的区别究竟在哪里?在各种对地狱的描述中,冰冻火烧刀山火海拔舌鞭打乃至千刀万剐,几乎都是针对肉体施加的痛苦。会不会存在一种可能,地狱和天堂的硬件配置几乎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里面的操作系统。天堂里的操作系统是爱,地狱里则恰恰是没有爱。耶稣一直称耶和华神为“父”,惟独在十字架上,祂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这句出自诗篇22章第一节的话语,呼喊出了罪人被神离弃的光景。当我习惯了在罪中生活,习惯了过无神的日子,习惯了没有神同在的日日夜夜,我以为这样独自混在人群中是正常的。耶稣却不是。从创世以先,圣父、圣子、圣灵就同在并喜乐,享受着三位一体美好关系的幸福。祂从未与父神分离。然而,这计划最为残酷,最难令祂承受的那部分,却恰恰是因着背负所有人类的罪,而被父神远离,直降到阴间。对耶稣而言,肉体的死亡未曾令祂恐惧,属灵生命远离神的同在却使祂无以承受,这也正是客西马尼园中,祂恳求神撤去这杯的原因。但祂却甘愿顺服神的计划,不但谦卑到道成肉身成为有形有限的人,更谦卑到底,像一个罪人一样死去。好消息是,祂接受了死亡,战胜了死亡,通过复活将手中阴间的钥匙给门徒看,将来信祂的人都不必承受祂所历经的死荫幽谷——因为祂已经为我们胜过。这个好消息,就是福音。

 

从流泪到欢喜的距离,只有这十二行诗句。

客西马尼园里有沉重的祷告和沉重的汗水,沉重的十字架上有沉重的肉身和沉重生命,但主耶稣已经将我们从罪中释放,用祂无缘无故的爱重新修建人与神之间的桥梁。祂用祂的血,遮盖了我们的羞耻,也用祂的生命释放了我们的生命,叫我们不再在罪中沉沦。

祂爱我们,并定意要爱我们到底。

 

【附】

沉重的时刻

里尔克

冯至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

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

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我。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小狐 2011-09-24 10:20
    关文丽: 深爱你我到底的,如同赞美诗里说的——唯有,耶稣。上周听《你就是耶稣》,泪水盈睫......
    超验的神,人却常需要通过经验祂而归于祂。
    在信主之前,我总要别人为我证明,最好能通过数学公式来证明,仿佛只有那样才算铁板钉钉。
    嘻嘻,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想到,不但铁板,连钉子都是祂的。
  • 关文丽 2011-09-24 06:03
    深爱你我到底的,如同赞美诗里说的——唯有,耶稣。上周听《你就是耶稣》,泪水盈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