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与决定

12已有 378 次阅读  2017-06-23 21:34

我不太懂哲学,但我了解基本的教育教学规律。我看了一本关于学校如何给每一位师生找到合适的存在感的文章后,我突然想到这两个词语——存在与决定。

提到存在,我想到两个哲学概念,姑妄学之——存在即合理与存在主义。存在即合理,黑格尔的名言,意思是“凡是(出于)理性的,就会(在客观中)存在;凡是(真实的客观)存在,就会是(符合)理性的。”或者说“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原因,存在的一切事物都可以找到其存在的理由。”

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当代西方哲学主要流派之一。存在主义以人为中心、尊重人的个性和自由。人是在无意义的宇宙中生活,人的存在本身也没有意义,但人可以在原有存在的基础上自我造就,活得精彩。

决定,就是某事物成为另一事物的的先决条件,或者起主导作用。

回到教育教学的范畴来,一所学校,一个班级,一位学生,都能做到凡存在即合理(理性),找到存在感,行动起来就有相信,就有主动性,就能获得幸福感。让每一位活着的人能够有一个站立的地方,不蹲着,不躺着,更不跪着!这种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不就是存在主义的核心吗?

我想从学生层面说说三个层次的存在感。让学生在学校找到存在感;让学生在班级找到存在感;让学生在课堂上找到存在感。

让学生在学校找到存在感。学校的文化氛围可以熏陶学生,学生在这种良好的氛围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怎么做。譬如我校以责任文化立校,全校上下营造一种责任的文化氛围,“说负责任的话,做负责任的事,当负责任的人”成为学生行事做人的座右铭。其次,学校良好的活动可以牵引学生的行为方式,学生在活动中认识自己,锻炼自己,体现自己。譬如一次成功的体育运动会,它会是学生的一次欢乐派对,一场各显神通的平台。运动员自有运动的激情与享受;拉拉队自有呐喊与助威的功效;自由人自有自由休闲与放松的天空。每一位都是活动的一份子,不必强求,不必苛责,多一份自由,就多一份海阔天空。还有,学校的绩效可以激励学生的成长。一所毫无绩效的学校,每天面对周遭的白眼,失去了战斗力,失去了凝聚力,还何谈存在感!那真是“存在即灭亡。”

第二个层次,让学生在班级找到存在感。以班级为家,以班级为荣,集体荣誉感很重要。我喜欢中国女排的那种集体荣誉感,有一次,在香港,与泰国队比赛前的热身运动时,现场突然想起了国歌声,所有的队员立即停下活动,面对国旗,齐唱国歌, 连现场观战的香港市民也被感染,一起跟着唱起了国歌。这是一种力量,至少在此时此刻,我想每一位中国人找到了家的感觉!体会到了国的强大!其次,合理分配班级资源,让每一位学生都有事可做,没有闲人与看客。魏书生老师在班级管理中特别赞赏这一点,实在无事可做的学生,他安排这位学生专为老师拿茶杯,最后也会让这位学生找到自己在班级的存在感——没有我的存在,老师就可能口渴,就可能影响上课,就是大事了!第三,班级的事务放手学生做,包括班级一些规章制度的制定,让学生都要参与其中。只有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东西,才值得珍惜和呵护!

第三个层次,让学生在课堂上找到存在感。我特别欣赏雷夫·艾斯奎斯老师。雷夫老师告诉我们,无论是教导学生还是子女,一定要时刻从孩子的角度看事情,不要把害怕当作教育的捷径。因此,教师应致力于打造无恐惧教室。我的课堂上很少会让学生感到紧张,即使有责罚,也不会让学生感到难堪。譬如今天的诗词背诵与默写,孙伟同学把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写成了“无为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春秋。”该同学有智力,但就是马虎大意,做事随意!出现这样低级错误是常有的事。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反而笑嘻嘻的说:“又错了!该罚。”我没有罚他,转而问有哪一位学生会背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因为该诗上完的时间比较早,学生也还没有复习,所以我估计没有几个学生会背下来)。没想到孙伟同学立马举起了手,说:“老师,我会背!”我示意他可以背一背,没成想他竟然真的完整地背下来了,虽然不太流利,但毕竟背下来了,我问了一下全班会背的同学,也不到几个呀!我想,如果刚才狠狠地惩罚了他,使他处在一种紧张的状态下,他还会背下来吗?我追求的语文课堂是一种快乐而有效的课堂,和谐而成长的课堂。

同时,由于学生存在差异性,不可能要求每一位学生同等同一水平掌握一样的知识。这就要求教师要有分层教学的意识,或者说在设计教学目标时,要有梯度,每一层次的学生尽量能够有所拔高,实在拔高不了的学生就让他在那个层次有一种存在感。有的老师总是谈到学生要承受打击与挫折才能够成长,于是,对于一些确实能力欠缺的学生就感到恨铁不成钢,教学中感到一种无奈。其实,大家都听到过有一个猴子吃香蕉的故事,科学家把六只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并在显要的位置放了一串香蕉。猴子看见了香蕉,理所应当的要去吃咯。可就在猴子快要拿到香蕉的时候,科学家立刻用高压水枪击它,迫使它后退。第二只猴子快要拿到香蕉时,同样家法伺候,几个回合下来,再也没有猴子敢接近香蕉了。这个故事还有后续结果。不管怎样,我发现一个问题,老是受到打击的猴子,慢慢地就形成了一定式——我永远也拿不到香蕉,于是最喜欢吃香蕉的猴子都纷纷放弃,甚至后来也不允许其他猴子来摘香蕉!这就是多次承受打击后的结果!所以,我愿意让学生分层掌握知识,不做摘不到香蕉的猴子!

以上三个层次,为什么是从学校讲到班级再到课堂。我的想法是,这三个层次要想都达到,也许是一种理想化的空谈。不过,也不是一慨而论。有的学校能够达到这个水准,那这所学校就是这个地方教育的领头雁;不行,就退而求其次,一个班级做到这一层次也是幸事;再不行,就只能在于某一学科教师的课堂了。如果这最后的一点也没有,这样的教育就不是教育了,就是扼杀;这样的学校就不是学校,就是囚牢。

有了这种客观的、现实的存在为基础,我们的教育就有了决定意识(主观)。我们的学校就能够开发和决定自己的课程,我们的老师就能够决定自己的课堂(我的课堂我做主),我们的学生就更有了明确的学习目标和奋斗目标。

我想,我认为的存在与决定,其实就是客观的教育现实基于主观的教育努力,前者是基石,后者是发展。不改变目前客观的教育现实,何谈实现教育的理想?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 yangzijiang2006 2017-07-06 14:58
    旗叶: 好文!
  • 旗叶 2017-07-05 22:18
    好文!
  • yangzijiang2006 2017-06-27 16:03
    简儿: 是的,我特别喜欢“存在即合理”这句话,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遇到不理解的时候,总安慰自己“
    互相学习!
  • 简儿 2017-06-27 14:07
    是的,我特别喜欢“存在即合理”这句话,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遇到不理解的时候,总安慰自己“存在即合理”,这样心态会平和很多,处理起来就会顺手很多,有时还会有意外收获。
  • yangzijiang2006 2017-06-24 23:10
    Whitney: 点赞来着!手滑!我改不过来了!您骂我吧!
    小事一件哦,聊以自省!
  • Whitney 2017-06-24 16:35
    手机太小,点的位置不准确!   
  • Whitney 2017-06-24 16:34
    点赞来着!手滑!我改不过来了!您骂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