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软怕硬,我们共同的精神气质

7已有 623 次阅读  2015-09-11 08:50
欺软怕硬,我们共同的精神气质
茅卫东

     打开微信,看到群里有一张手机截图,下载后处理了一下放在这里:

  教育局有没有权力直接要求或者通过学校要求学生做什么?如果今天可以要求每个小学生上交一张看阅兵的照片,明天是不是可以要求每个中学生向红十字会捐款并上交捐款凭证的复印件?后天是不是可以要求学生家长必须为本县教育做多少贡献?
 还真不是杜撰,就有些地方打着发展本地教育的旗号,强行从每位教师工资帐户上扣款的。谁敢不服提出抗议,就由学校在年终考核和职称评审中予以进一步的侵害。

 有这样的教育局,也不乏这样的学校和老师。
 有的学校,许多作业要求学生家长自行复印。现在复印机已经像电视、手机一样走入每个寻常百姓家了吗?还有的在家访时要求家长提供家庭收入情况,该不是这些老师业余在税务局打工?至于上课拖堂抢自习课胡乱布置作业随意批评学生,在许多学校那是管理严格有能力有威信是会得到校长表扬的。

下班路上和同事聊天,说到现在的人为什么那么多戾气,动不动就动口动手甚至动刀动枪——一般良民动刀动枪机会不多,因为没枪,现在买刀也有限制了。我们都同意茅于轼老先生的判断,中国现在还是一个不讲理的社会,还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状态,权力大的,随时可以欺负权力小的;有权力的,随时可以欺负没权力的;当然,钱多的,也可以欺负钱少的,只是钱再多不如权力大。“合法伤害权”(吴思语)在中国太普遍了。权力,就是道理,就是真理。像当年赫鲁晓夫说的,我是工人时我不懂,现在我是总书记了,所以我就懂。权力就是道理,其实质是拳力,是暴力,是不服不行。至于权利,那只是,呵呵。

 这种背景下,许多人就成了王胡、小D。怕硬、服从暴力,这是为了生存;欺软、给阿Q几个“毛栗子”吃吃,这是重要的精神生活内容。无能如阿Q者,也还可以捏一把小尼姑的脸,躺在土谷祠里品味自己的幸福生活。
 我这是说谁呢?
 王立军、薄煕来、周永康、谷俊山、郭伯雄、徐才厚……这些赵老太爷们只不过是穿了西服军装的王胡和小D罢了。


 电影《新少林五祖》里,马大善人对洪熙官说的四句话,基本就是国人价值观的概括:
 1. 做善事一定要找有好处的做,不然会亏本的。
 2. 以后要是有人欺负我,你帮我打他;我要是欺负人,你也帮我打他;我向人要债,你帮我打他,有人向我要债,你也帮我打他;简单吧。
 3. 你知道吗,欺负人为快乐之本呐。你想想看:要是别人的钱变成我的钱,别人的房子变成我的房子,别人的女人变成我的女人,那是多么快乐的事情啊。
   (洪熙官问,你就没想过有一天被别人欺负吗?)
 4. 我当然想过啊,所以我不停地招兵买马。这次请你来帮我就就是这个意思。以后啊,我可以欺负别人,别人不能欺负我,那多威风啊。

 欺负人为快乐之本呐!
 所以,我们不缺少笑声——因为总能找到混得比自己惨的可以欺负;
 所以,我们永远都不快乐——因为随时都可能被人欺负! 

2015.9..7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