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随笔】素质教育著因素之察

3已有 102 次阅读  2018-04-16 23:08

——灵山脚下的风81

凭凡

《孙子兵法》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近几年隐隐约约有这样一种感觉,“素质教育”在今天已经不再“时髦”。细翻翻心底尘埃,无论同行还是舆论新闻渠道,仿佛好久没听过这种说法了。出于好奇,当然也因又读到有关的篇章,我到网上去查了一下,发现如今它的范畴已经不再局于婴幼和基础教育,而是扩大到了其它更广的教育领域。因此私以为,之所以现在家长和社会对于素质教育的舆论不再那么热,大概就源于这个范畴现在也囊括了他们,在内窥发现己之不足的状况下,各种“质疑”和“呼声”也就不那么理直气壮,声音自然渐渐伏而不立了。

单从家庭、社会期望上来讲,中国需不需要素质教育呢?答案是肯定的。现实诸多因素正在或多或少地牵制或阻碍着教育向素质教育发展,要想走通这条路不能不去看清这些现实因素,不能讳疾忌医。

一、站在课堂教学内和统观课内外看素质教育

在《我的教育心》里有一段对应试教育的论述:

应试教育以升学考试为唯一目的,一切教育教学活动均围绕“应试”开展,是一种片面的淘汰式教育。因此,它主要面对少数“尖子”学生,而其他大多数学生事实上充当了“陪读”,甚至只是“陪坐”。同时应试教育的内容也偏重于升学考试教育的内容,也偏重于升学考试科目的书本知识,而忽视学生的德育、体育、美育、劳动技能教育以及多方面的创造能力培养。

我查了一下,这本书2013年出版,成文也就要还早,距离今天也就已有五年多。从字面上,这段评议当中没有“课内”“课外”之说,也就说明那时候的素质教育侧重于探讨课堂内教学,所以才出现了“洋思”“杜郎口”“衡水”,学生素质也就以学科教学的种种“精彩”和骄人的成绩以偏概全了。

在招远无论是农村还是城镇,参加工作二十几年的教师都经历过最初的“素质教育”,且我们曾被称为“素质教育的发源地”。不要说那是大话,因为那时候的确是比赛常常有,活动校校多,可谓一片浮华!然而后来为什么渐渐沉下去,或者说忽然变回去了呢?简单说,因为底蕴不足,把素质教育简单理解为不重课内,单长课外的教育。作为师资和教育理念尚不够深厚的农村,在那样一个刚刚提出“素质教育”这个名词的时候,突然要冒进,自然会因为无法驾驭而马脚尽露。因为底蕴不足,重课内还是重课外就变成了二选一,所以那时的教育畸形给我们好大一个警戒!

李老师对应试教育的概括,便是在从“飘出课外”回归之后,中国呈现出课内繁华的阶段性状态中进行的总结。在他的概述内,不敢提出“课外”,因为课外和课内的关系尚未理清,课外活动对学生“素养”的形成尚不明了。这种不明了是中国整个大环境的,但也就因这种不明了,中国才开始了各种思考各种尝试。在“杜郎口”们盛极一时之后,有深读者经过比较渐渐发现,很多“素养”的形成是单靠课内无法完成的,于是才渐渐有了新的教育模式。而这些新模式,也就渐渐兼顾了课内和课外,既重课内又重课外了。

二、制约素质教育形成的诸因素

仔细比较、推敲,从九几年开始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概念已几经易改。国家为改变应试教育现状,出台很多政策。各学校为“迎合”政策也做出了种种“改革”。但很多地方现实状况仍然是应试教育统领一切。过去,每当想到此,很多人会满心懊丧。但其实我们如果打开眼界,不只把自己局限在教学生这个角度,而是从“领导教师”、“使用教学资源”等多个角度去思考,会发现——一所学校的发展与改革有着相当多的“制约因素”。这时我们会明白,我们的懊丧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局限——我们把自己局限在“如何教”这一个角度去思考教育的发展问题,自然把教育的发展狭隘地归咎于教育的最直接执行者——教师。

现在我所能想到的制约因素有以下四点,也许今后会发现它也很有局限那也正常,毕竟眼界和境遇的思考总在不断发展之中嘛。

第一,教师个人素质的局限。这一点是教育难以发展和改革的最基本原因,无论是课内还是课外,没有高素质的教师是无法承担起来的。学校要发展,首当其冲地就是要提高这些水桶壁板的高度,否则学校这桶水永远无法承载更多。

第二,师资力量严重不足。这是农村学校的痛!即使学校有在某方面专长的优秀教师,但在捉襟见肘的师资力量状况下,要实现发展便显得动力严重不足。这一点是作为基层单位的学校无能为力的。

第三,僵化的教育督导措施的拖累。作为教育的领导和监管机构,对具体学校实施教育督导本是一件利于学校发展的大好事,然而从一线的呼声来看,很多地方的这种监管反而变成了约束学校发展的桎梏。

第四,学校领导教育发展观念的狭隘与浅薄。作为学校领导,不只需要有高瞻远瞩的眼界,更需要有专业的内涵,否则在监管和带领的过程中很难能够实现更有效的提升,在只有监管和提条件的简单措施下,就如一块贫瘠的土地,很难能够长出丰收的庄家来。所以,各学校纷纷努力引进人才,建立激励机制培养人才,并通过人才的引领,逐渐带动学校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发展。    

三、观念和考试两个改革

提到应试教育不能不谈评价学生学业的考试。在《我的教育心》里有一段对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对比,当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而应试教育只重视与升学考试有关的学科教学,反复培养学生的“应试技巧”,其他教育内容则居于次要地位甚至干脆被取消。

看得出,在李镇西老师的文字中,对于“培养学生的‘应试技巧’”是持一种否定态度的。反观现实,这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们不能表面化地将责任归咎于培养应试技巧的课堂教学。之所以老师要培养应试技巧,因为应试技巧对于提高学生成绩有足够多的裨益。冤有头债有主,培养应试技巧的课堂教学有很多“渊源”。

第一,源于考试题目的呈现状况。比如我们的语文试题中对于课本中固定要求背诵和记忆的内容考察比重很大,老师要求学生死记硬背便有获得好成绩的更大几率;反过来,如果老师按照素质教育的讲课方法,学生语言能力和理解能力是提高了,可没有足够时间的记忆和背诵,学生的成绩就必然比不上靠死记硬背的教学所获得的成绩。在很多地方,这种考试已经严重挫伤了热心进行素质教育的老师,对地方教育发展也产生了极坏的误导效应。

从本地来看,最近几年对于考试题目的设置已经具有一定开放性,靠死记硬背知识的题目已经缩减到40%——当然,另外60%的题目当中仍然有一部分是固定知识,靠老师的“经验”和反复巩固就可以提高成绩。

第二,源于批阅试卷的答案设置。在这60%的题目当中,有25%是作文,有30%左右是短文阅读,另百分之五是卷面书写。上面所说的固定知识在30%的短文阅读当中,这些固定阅读知识题目比重不确定,年年有变化。除这些固定知识题目之外,便是阅读理解的题目了。

对于这些阅读理解题目的批阅,我们往往按照出题老师给出的规定答案进行对错的评判和分数的给定。在语文课堂当中,多年来我们始终在强调不要局限孩子的思维,在我们评课的时候也总以不规定死答案为标准,然而我们的试卷批阅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确定唯一答案,而且以靠近唯一答案为标准,反之则判错或者扣掉一定分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语文课堂如何盘活,如何还敢引导学生去多层次多角度思考?在我们还缺乏评价的更合理标准,不能更丰富地圈定答案的合理范围的情况下,单靠批死答案是在扼杀素质教育。

培养应试技巧在某种考试状态下变成了“最好”的教学,在这种状况下素质教育怎能不被“异化”?

所以,要想实现素质教育,要摒弃这些考试的弊端,首先要更新观念,通过学习加厚教学内涵,丰厚素养呈现方式,然后才能找到更合理地考察学生学业和素养形成状态,从而引导教育教学走向“素质教育”!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盛芸香 2018-04-18 12:38
    刘老师对于素质教育的理解非常深刻,见解独到,发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