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教师月刊》(2018.3)

1已有 13 次阅读  2018-06-14 10:55

近几日在读《教师月刊》(2018.3),读到一些文字很有感触,也引发了一些思考。现作个记录:

1.一九二四年在春晖中学任教的刘熏宇和夏丏尊两位先生,对校园内发生的一起聚赌事件,分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于聚赌且赌资巨大,一般的观点都是要严惩(开除、劝退等),既可解心头之痛,又能以儆效尤。可是,当时的春晖中学的老师们,却不这么认为,学校最终开出的处罚决定如下:1)罚每日写一寸见方大字96个,逐日交学校舍务处;又每日倾倒曲院的垃圾和痰盂;都是从4月27日起到6月25日止;在这个期间并停止走出春晖桥的权利。(2)罚每礼拜三清洁教室一次,从4月28日起到5月21日止。

刘先生认为:“减少作错事的机会的最好方法,就是增加作好事的机会。消极地改去恶习惯,不如积极地养成好习惯容易,有效,而且含着快乐。”(窃以为,刘老先生的观点是很有道理的。人之初,性本善。加强正面的、积极的、向上的、真善美的教育和引导,以此来减少和改去不良的、负面的、消极的、伪善的习惯,不失为有效方法。)

夏先生则说:“教育毕竟是英雄的事业,是大丈夫的事业。”夏先生更透过此次事件看到教育的“无力”并对其根源作了深度的剖析——学生没有“精进向上之心”,认为“现在的学校教育,在一般家属及学生眼中看来,只是一个过渡的机会,除了商品化的知识以及金钱买得的在校生活的舒服以外,是他们所不甚计较的。学生入校时,原并不曾带了敦品励行的志向来。”(那么,这样的志向就应当由学校的教育来引导、来培养。)(想到我市即衢州市第一中学的校训:“敦品励学”四个字,意为:学者应致力于自身道德修养,发奋学习的高尚境界。最早“敦品励学”语出清学者梁章矩《归田琐记·谢古梅先生》:“先生敦品励学,实为儒宗。”梁以“敦品励学”来评价可为儒者典范之人。)(其实,我理解夏先生的意思是学校要强调学生品与行的统一、知与行的合一,强调学生在砥砺品德同时,应以自己认真的态度,踏实的实践,积极探求科学知识,追求科学真理。)所以,夏先生才会接着说“最要紧的就是促醒学生自觉。学生一日不自觉,什么都是空的。”夏先生身体力行的做了——翻译《爱的教育》,创办杂志《中学生》……

2.“语文教学不在遣词造句上做文章下功夫,就是不务正业。”(王尚文)

3.在吴非说专栏,标题就那么的亮眼:“人民”,你真的满意了么

文章最后一段:看到眼镜成为中国学生的标配,看到中国学生睡眠不足,看到因为落后的“成才观”导致的家庭悲剧,看到家长为子女教育困境而忧虑,看到教师职业状态的负面新闻……当此之际,我都想问那些爱折腾的家长:“人民”,你真的满意了么?

吴非老师的观点一如既往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又是那么地一针见血!以嘲讽、戏谑的口吻和语气直指那些伪教育!痛快!

4.在团队专栏,这一期的是“我们的工作室叫‘绽放’”。

工作室的领队杜琳老师认为,开展教育研究活动必须“说真话”,因为,开展研究活动的重要目的就是促进老师们把精力集中到教育教学上来。如果这个时候还不说真话,哪有机会拓展进步的空间,体会专业成长的幸福?

确实如此,很多时候教师之间碍于面子,评议的话都很少说的点子上,往往也就停留在表面,对自身的成长也是十分不利的。

为此,杜琳老师要求,在每次课上完,就用“开火车”的形式,以及“和你不一样”的视角进行两分钟快评。这就要求老师们要建立自己的评课视角,还要有一定的归纳能力,说明白自己的观点。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历练。

                                           2018.6.14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