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知识为什么不可以漫天要价

已有 16 次阅读  2018-07-13 12:54

      装修建筑工人,目前吃香。尽管辛苦,不过日收入和10年前相比,已是大有可观。家乡诸多亲朋好友在长三角、珠三角一带从事装修建筑一类的工作,朋友圈、微信群谈起收入,都是日入近千元,欣喜之情难掩其表。相比之下,自己做一线教师多年,10年前的收入和10年后的收入,其增长幅度,确实小的可怜。唯一能宽慰的是,教书的活,动动嘴皮改改作业弄弄假论文应付应付一些无聊会议,付出的是一些时间,而不是繁重的体力。
    从事装修建筑的亲朋,东家不做做西家,哪里有活做去哪儿,哪家给的钱多就给哪家干,随时被老板炒,也随时炒老板。有些干活厉害、人脉丰富的,老板是不敢轻易得罪的,必须好吃好玩好多钱的伺候。做老师的,哪有这么自由。朝五晚五,甚至夜深人静才归家;小心翼翼不迟到,迟到了小心翼翼给领导解释。家里有事,请个假也得思来想去,如何准备措辞,如何安排心思,如何让领导满意又不给领导添难。
    从朋友处,听到一个词,“县管校聘”。
  “县管”在前,“校聘”在后。仔细想,“校聘”有等于无。换言之,哪所学校聘用无关痛痒,关乎痛痒的是,教师的人力资源,是不能如装修建筑工人完全由自己掌控的,教师唯一获取衣、食、住、行的生产工具(或者说生产资料),这种极其重要的人力资产,必须且只能听命于“县”。公办教师对自身携带的知识资产,是没有自由处置、自由交易的权利的。公办教师数十年苦读而来的知识,一旦进入市场,他们不能自由将知识直接出售给市场上有需求的人群,而是只能将其售卖于“县”,然后由“县”搭建平台转售给需求端。平台上的教师一旦脱离县的监管,想在市场自由出售知识资产以换取一些柴米油盐钱,必然受到平台的监管乃至惩罚。也就是说,教师出售知识可以,但你只能出售给平台。知识的价格不取决于知识的稀缺性,也不取决于需求方的出价,仅取决于“平台”开示的价格。在平台面前,教师讨价还价的空间几乎没有。
    家里姐夫在义乌做橱柜装修。牛气冲天。老板开价过低,他扭头走人;他底气十足,知道他所掌握的知识,在义乌这样一个高度自由的装修市场,很容易找到买家;找到买家后,他可以相机而行:要是买家是个傻鸟,他必漫天要价;换了是个行内人,他就不得不如实报价;倘若是个沾亲带故的,那就必须给个友情价。哎,换了像我这样做老师的,只能是平台给什么价,就卖哪个价;很多时候,竟生怕平台不给价,这样,我就成了一个无价之宝。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