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小孩的“玩笑”当玩笑

21已有 1653 次阅读  2017-11-05 15:57

     打车去济南市青少年宫,出租车师傅姓任,一位熟悉的老朋友。

临近中午,任师傅的儿子来电,蓝牙接听:爸爸,你在哪?什么时候回来?任师傅赶忙回话:在路上,你等我啊,我给你买回饭去……”

买把子肉啊,多来点米饭,我长个呢!儿子有几分下命令的语气了。

我这边有点堵车,你可得耐心等会儿啊!任师傅小心地解释着。

电话那边了一声,你要是饿着我,我就让我妈收拾你……”任师傅苦笑了一下,看看我,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跟我开玩笑,别见怪。

儿子多大了?我岔开话题,五年级了,一个人在家写作业呢。我出来的时候刚从电视跟前挪到书桌前。任师傅的脸舒展开了,仿佛看到儿子听话的样子。

我试探着提醒:孩子这么大了,可以让他自己学着做点饭,以后做家长的才会省心啊。

可不行,我那小子胆子小,自己出个门都不敢,要说做饭,开火也困难。老任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

在我们家,三个人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孩子妈妈一百八,我二百多,儿子一米五的个体重已经到了一百一,那小子还真有手劲儿,像我!

别人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不让孩子干活是我和他妈妈的意见,去年,他自己在家踢了暖瓶,把腿烫掉了皮,现在还有疤痕……想想就后怕啊。从此,我们家里就有了不成文的规定:谁也不要让孩子进厨房,他只要好好学习就行了……”

我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家庭教育的水平其实取决于父母的境界和格局,单纯的小爱无法培育出大格局的孩子。把孩子当成生命中的一件物品,用一个个网保护起来,缠缠绕绕,极尽呵护,这是一种最大的不明智。小河里培养不出大鱼,只有到大海里去,让孩子从网中出走,才是最负责任的爱。

听你儿子的语气,你在家里是最没有地位的,他妈妈应该比你有话语权吧?我看看任师傅,他撇嘴一笑:我真要是绷起脸来,他是怕我的,他根本不怕他妈妈。

我们村里拆迁,每口人分了一部分钱,这小子见到钱的那一天,竟光着身子搂着一堆钱睡着的,他说有自己那一份……我们看了都笑得不轻。

有一次,他偷偷告诉我对妈妈有意见,我问为啥?他撅着嘴:我妈又买了镯子,那些钱还有要留着给我买房子呢!你说这家伙有没有心眼儿……”说着说着,老任竟然笑了起来。

我竟真的笑不出来。一个孩子有这些成人的想法,除了社会的影响、家庭的影响,还有父母的纵容。今天的笑话,会不会成为明天的悲剧呢?今天的笑话里藏着太多未来的可能。

小时候曾经听过一个地方传说:儿媳不孝敬公婆,整天以破碗给老人残羹剩饭,令人不齿。一日,儿媳见自家孩子在擦拭那个破碗,怒问:“你拾掇这个破碗干什么?!再玩我就摔碎他。”孩子天真地回答:“可不能摔!等你老了我还得用这个给你盛饭呢……”儿媳顿时羞愧难当,自此改过自新。

这个故事里孩子的“玩笑”拯救了大人的良知,值得称赞。同时,故事也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成人必须在乎儿童的“玩笑”,慎重判断,理性引导——每个“玩笑”的背后藏着儿童的价值观和社会观,不能一笑而过。


我跟老任说:“还是要给孩子立规矩的,在这个年龄,如果任其发展总有一天你会束手无策的。”任师傅点头称是,“我回家就得跟他妈妈商量,得慢慢改变,我也知道有时候得严格一点,却总是想得好,做得少。”

儿子那边又来电话了,老任应允着,跑到路边去买把子肉了。

回到车上,我问:“怎么只买了一份?你中午吃什么?”

“家里还有昨天的剩菜,我那小子是一点也不吃的,我吃那些就够了。”任师傅勉强挤出几丝笑容,我一下子陷入到沉重的感动中——中国父母的爱就是这样实在,可惜总是勤于“养”而乏于“育”。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