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中日足球差距在哪里?

7已有 582 次阅读  2016-12-19 16:07
专访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中日足球差距在哪里?

“足球是没有魔法的。”田岛幸三说,中国足球要想真正进步,必须坚持三点:一是培养青少年,二要培养优秀的教练,还要让中国的联赛变得干净。
收藏 更新于2016年12月19日 11:57 段宏庆 为FT中文网撰稿

【前言】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邀请,我于2016年9月底抵达日本,将以访问研究员的身份在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度过三个月的时光。我计划用笔记录下这段全新的生活,我会关注但不限于日本的法律制度、社会问题、文化现象,希望通过完整呈现一个普通中国人观察、了解日本的过程,让更多中国人正确认识日本,更希望通过学习、总结日本的经验,对中国社会的进步有所裨益。

日本当地时间12月18日晚,2016年国际足联世界俱乐部杯决赛在横滨国际综合竞技场举行,日本鹿岛鹿角队经过120分钟的鏖战,2:4不敌欧洲冠军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获得亚军,但这已经是亚洲球队迄今取得的最好成绩,而且比赛是通过加时才分出胜负——90分钟常规赛鹿岛鹿角2:2逼平了皇马。

赛后的颁奖仪式,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站在颁奖台上满脸笑容。曾经是职业足球运动员、入选过日本国家队的他,经历过日本足球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最艰难的岁月,年仅25岁时就选择了退役;如今成为日本足球掌门人能够见证辉煌,59岁的他倍感欣慰。

广告在这场决赛的前几天,田岛先生接受了我的专访,他表达了对中国足球的关心。

“我还是足球运动员的时候,三、四十年前,大家都在说十年之后(世界足球)可能就是中国的时代了,因为那时候已经出现了很多相当有才能的中国足球运动员。”田岛幸三告诉我,“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到目前为止中国足球还没有太大的起色。不过我对中国足球未来的前景仍然很期待。”

日本足球今天的成功是多年坚持的结果

田岛幸三1957年11月出生于熊本县,曾就读于日本筑波大学,大学毕业后成为当时日本足球联赛古河电工队的一员,1979年至1980年,他曾入选日本国家队,司职中场,参加过7场正式的国际A级比赛,打入一球。

那个时代日本足球联赛是非职业化的,球队是企业的附属,作为球员首先要加入公司成为企业职工,除了踢球之外平时还要上班。田岛幸三对在公司上班工作没有兴趣,1982年,年仅25岁的他选择退役,之后前往德国留学并获得了国际足联认可的教练资格。回国后田岛幸三曾长期在筑波大学任教。

1993年日本足球进行改革,建立职业联赛,田岛幸三也在这一年加入了日本足协,担任强化委员会的副主席。该委员会主要工作是推进日本足球改革工作,实现球员职业化以及教练员职业化。

此后田岛幸三历任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副主席、主席,足协理事、秘书长、副主席等职务,并于2015年4月当选国际足联执委。今年初的日本足协换届选举中,田岛幸三绝对优势当选主席,成为日本足球的掌门人。

田岛幸三踢球的年代是日本足球最艰难的岁月,联赛非职业化,国家队成绩也不理想,在亚洲属于二流水平。

那个时代的中国足球则让无数人充满期待。1979年10月,国际足联重新接纳中国足协作为会员,中国大陆回归世界足坛。当时的中国足球队,拥有中场容志行、黄向东、左树声,前锋古广明、沈祥福,后卫迟尚斌,门将李富胜等一大批优秀球员,中国球迷至今耳熟能详。1982年世界杯预选赛,中国足球队逢亚洲对手无敌,但当时的世界杯决赛圈只有16支参赛队伍,亚洲和大洋洲合起来只有1个入围名额,而亚大地区预选赛赛程设置又不合理,中国队拥有巨大积分和净胜球优势,提早结束比赛,出线无望的西亚劲旅沙特队却故意放水0:5大比分输给新西兰,迫使已经放假休整的中国队不得不重新集结与新西兰打附加赛,仓促应战的中国队在加赛中失利,失去进军世界杯机会。但当时中国足球是亚洲公认的一流水平。

时移势易,1990年代以后日本足球开始崛起,自1998年打入世界杯决赛圈,迄今日本队已连续五届入围世界杯决赛阶段。中国足球则不断没落,尽管2002年曾打入过一次世界杯决赛圈,但那届世界杯是日本和韩国联合举办,在日、韩两强作为东道主不参加预选赛且亚洲区入围名额是3.5个情况下,中国队才得以晋级。而决赛圈中,中国队在小组赛三场皆负,失9球0进球,黯然回国。此后14年来,中国足球队已经完全退出了亚洲一流行列。

回顾历史,田岛幸三说:“你们中国人可能性子急一点,只要国家队输球,立即一拥而上批判,这可能对中国足球发展造成比较大的压力。”

他以日本足球崛起为例,1968年奥运会,日本足球队曾经拿到铜牌,这是亚洲足球迄今世界大赛最好的成绩。但1970年代之后,日本足球水平明显下降,变成了亚洲二流。为了重新成为亚洲一流,日本整整花了20年的时间,主要工作是从培养青少年的足球选手出发,以及在培养教练方面下苦功,1970年代播种,1980年代施肥浇水、耐心等待,到1990年代才有收成重新回到亚洲巅峰。

“中国足球水平要提高,也是要花时间的。”田岛幸三说:“希望中国的球迷能够更加有耐心。”因此,他对中国足协现在的做法给予比较高的评价,他注意到最近几年中国足协着力于提高青少年参与足球的范围,让更多年轻人有机会参与到足球运动当中,这对于提高中国整体的足球竞技水平肯定有效,但是这个比较花时间,不会短期就有结果。

“关键要坚持下去,这样总有一天(足球水平)是能够上得去的。”田岛幸三说。

“我很羡慕中国足球的环境”

尽管日本足球目前在亚洲是一流水平,而且日本还曾经举办过世界杯,但足球运动在日本的普及仍不算理想,日本全民关注的第一运动是棒球。我在日本访问期间,经常因为看不到足球比赛直播而苦恼——日本的公共电视台很少转播足球赛,而中国的网络直播又因为版权保护不对日本地区开放。

田岛幸三对此也很有感触,自称在日本发展足球运动压力很大,尤其日本足协是独立的民间机构,并不是政府机关,作为公益财团法人可行使的权力以及可调动的资源都有限。

田岛幸三告诉我 ,日本足协在最近30年间,预算规模增加了差不多10倍,但国家预算在其中占的比例非常小,可能5%都不到;95%来自于门票收入、球衣贩卖的收入,以及很大一块靠赞助商支持。要维持现在的预算规模,就必须维持和发展足球运动在日本的规模,不断扩大和保持受众人群,这也迫使日本的国家队必须保持高水平,国家队能不能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对日本足协来说是一个事关生死的问题,如果国家队不能维持高竞技水平,足球运动的人气下降,足协的收入就会变少,预算规模也会变小,足协乃至足球运动在日本的生存就会受到严重影响,甚至可能会陷入恶性的循环。

“当然,(我们)现在是良性循环。”田岛幸三说,要维持现在日本足球发展势态,就不单纯是让国家队变强的问题,而是要让整个足球体系能够持续下去,所以始终要对青少年足球进行投资,也要培养优秀的教练人才,否则就算短期内把国家队的水平提升,但没有后备力量支撑,可能下一届世界杯就不行了。

所以在提高国家队的水平同时,日本足协也在做很多社会贡献活动,比如改善场地,比如在青少年中宣传社会伦理,告诉孩子们要拥有梦想,要尊重师长、尊重自己的队友,就算运动鞋也要爱护。“为什么花这么大力气做社会贡献活动?”田岛幸三向我解释,这是为了让民众尤其是家长深刻感受到,日本足协的项目给孩子们带来的不仅是足球技术的提高,对他们孩子的健全成长都是有帮助的,这样家长才更加愿意带着孩子来支持日本足球运动的发展,如果只是宣传足球踢得好,可能民众的参与意愿就不会那么强烈。

相比较而言,田岛幸三觉得中国足球更有潜力。首先是经济方面,国家财政有很多投入,而企业比如万达、阿里巴巴等都舍得对足球投资;其次是人口优势,中国13亿多的人口,有很多民族,出现有潜力、有才能的选手的几率也比较大一些,坚持在青少年当中扩展足球运动,肯定能够提高足球竞技水平的;第三是政治上,中国的国家高层比较关注足球,有意愿提高足球水平;最后是整个中国足球的球迷环境也比较适合足球发展,足球运动在中国人气比较高,大家都希望中国足球水平能够上去,而且无论现在水平如何,大家都还是很愿意去看足球比赛。“这四点加在一起,应该说能够对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提供好的帮助。”田岛幸三表示,他作为日本足协主席,其实很羡慕中国有这样好的环境。比如中国可以给国家队主教练支付高额的薪水,日本足协是做不到这个的,仅从这一点,他就很羡慕中国足协。

“你们中国方面可能很难理解,日本足协现在的预算一年大概是200亿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币大约12亿元),这点钱其实是完全不够的。所以在日本开展广泛的足球运动,是靠几万甚至于几十万的志愿者在支持,这些志愿者大都是有足球教练资格的,他们资格是要经过考试才能拿到,这些有教练资格的人在帮助日本青少年的足球运动发展,这些人有老师,也有足球俱乐部的成员,完全没有任何收入上的好处,但他们愿意在课外花时间指导孩子。这其中可能有的是家长,他孩子进入少年足球队,作为父亲就特意去学习、报考教练执照,然后对孩子的运动做专业指导。”田岛幸三告诉我,他每次介绍这个情况,中国人都会很惊讶“不给钱怎么有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情”,但在日本这真的是非常普遍。

“我非常感谢这些志愿者,是他们支撑了日本草根足球的发展。”田岛幸三称,如果这些志愿者都找足协要钱的话,足协有再多的钱都不够。但他也担忧,日本这种主要靠志愿者来维持的系统可能也有不健全的地方,因为全有赖于奉献精神。所以他也在关注中国的国家主导模式以及商业化运作经验,看是否有值得日本借鉴的地方。“当然,日本能学的肯定有限,毕竟日本是民主国家,不可能说上面下一个命令,下面人全都跟着做,这个做法是没办法照搬的。”


“足球是没有魔法的”

据田岛幸三介绍,近年来中日两国的足协有很多的交流,他个人与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也保持非常好的关系。

“我希望中国足球的水平能够提高,我愿意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田岛幸三解释说,他本人是国际足联的执委,他觉得中国有13亿多人,如果大家都愿意参与足球运动的话,对整个世界足球有很大影响。而且日本足协也不希望日本始终局限在亚洲,所以也希望亚洲各国的足球水平提高,让彼此竞争的状态维持下去,这对于提高亚洲整体实力是有帮助的。大家不只是为了在亚洲拿冠军,而是要在世界杯上战胜其他的强队,只有提高亚洲的普遍水平,形成良好的竞争氛围,才能最终实现这个目标。

采访中,田岛幸三特意问我,中国足球现在是否还存在假球现象?他认为假球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没有公平的比赛,很多人就会不愿意关注、参与这项运动,足球运动的价值会变低,所以更加需要从孩子的时候抓起,从小教育他们什么是公平的比赛,不应该做什么,等这批青少年成长起来之后,可能足球的环境会变得干净一些。田岛幸三问我:“外国人这样说中国的足球,提这样的建议,会不会有人不高兴?”

针对目前中国足球联赛片面追求轰动效应,远超市场价高额引进外援的现象,田岛幸三还是建议中国要多一些耐心,“从外援身上学习是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说外援来了,依靠他们出了成绩就完了,应该从他们身上学到先进的足球技术与知识。”

他回顾称,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联赛刚开始时,也像现在中国一样,请了很多优秀的外国选手,但这些人不仅是在日本赚钱,他们也留下了很多经验和知识,日本的足球是在这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多请外援未必不好,也不会因为外援上场机会多,对国内选手提高就是负面影响,关键要看能不能让他们留下好的东西。请外国教练也是同样,据田岛幸三的观察,中国请了很多有名的外国教练,也解雇了很多。中国一旦把某个教练解雇了,那这个教练留下的遗产也全都扔掉了。“但是这样是不行的,他们留下来的好的东西,都应该继承,继承了之后再有新的教练、新的经验进来,融合并做适合中国的改进,这才是正确的做法。”田岛幸三以这次打入世俱杯决赛的鹿岛鹿角队为例,该队始终引进巴西的教练,形成了俱乐部的文化与传统,有了文化传承之后,他们就能够提高足球队的水平,这种比较一贯的做法使得鹿岛鹿角队能够成为日本有数的最高水平的俱乐部球队,面对世界强队也能够踢出成绩来。

“足球是没有魔法的。”田岛幸三说,中国足球要想真正进步,必须坚持三点:一是培养青少年,另外要培养优秀的教练,还要让中国的联赛变得干净。这三点只要能够做好,他相信十年之后的中国队一定会变强。

(注:作者为中国法律媒体人。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专访口译者为徐行,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责任编辑邮箱:haolin.liu@ftchinese.com)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