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腔呼唤天地新 - 日志 - 启迪 - 1+1教育网

一腔呼唤天地新

1已有 40 次阅读  2018-06-14 14:43

一腔呼唤天地新

——记我国当代著名作家马平《高腔》创作谈

前天下午,我在广元国大报告厅聆听了我国当代著名作家、省作协创作研究室主任马平老师做客我市蜀道文化大讲堂第27次作家讲座。该讲座结合自己中篇小说《高腔》的创作艰辛历程来谈《现实与文学的关系》。讲座幽默辛辣,涵盖广泛,切中时弊,台下一片宁静。

老师生于四川苍溪,作为一名从我市乡下走出来的作家,对农村贫困群众的生存状态有着切身体会。他讲他还在汶川大地震极重灾区青川县挂职担任副县长,到过青川的贫困乡镇,当时讲了一段话,贫穷是人世间最大的丑陋。让我们上下一条心,拧成一股绳,把贫穷这个恶鬼倒霉鬼背时鬼,捆绑起来押解出去。去年春节后,所供职的四川省作家协会,当然,脱贫攻坚,不仅充分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而且书写着人类反贫困历史上最为辉煌的篇章。这一场伟大的实践,自然也需要文学书写,值得作家们大书特书。所以组织派他带领一批作家,开展以脱贫攻坚为主题的文学活动,发动四川作家奔赴脱贫攻坚主战场。此后,过去生活中的小片段,不断激发自己的创作想象力。  

老师结合中篇小说《高腔》的创作过程,讲述了在他的字典里,“现实”为何永远是一个崭新的词。“《高腔》这部作品不是靠悲情打动读者,它是一颗一粒、一叶一果的现实。”马平说到,“作家到乡间去,永远不要指望有一个故事或主人公在村口等你。好的故事,好的人物永远是在作家的脑海里。那作家在现实中做什么呢?三个字,做材料。”

 如何在现实中“做材料”,马平对现场的作家们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一个好的作家,在生活中见到风都要抓一把。如果你抓了一把寒风,写出来的作品仍是一把寒风或是一长串寒风,那你只是让读者打了一个喷嚏、得了一场感冒。如果你把这一把寒风放在手里揉搓,把它变成一股春风,吹皱一池春水,那这一把风才是一把有价值的风。”

在《高腔》中,马平以花田沟村要在两年脱贫摘帽的脱贫工作为主线,成功塑造了第一书记、农村新型女性、帮扶干部、村支书以及贫困群众等人物形象,讲述他们从不同角度一齐向贫困发起了围剿的故事。小说中插入了川剧高腔、川北薅草锣鼓等独具四川特色的文化元素,发出了令人振奋的脱贫攻坚时代强音。

他谈到小说《高腔》大量引用川剧台词和唱词“一棵金弹子,一座老戏楼,在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夜,倏然间向我逼近,靠拢了。金弹子,是我半年前在广安市一个贫困村见到的。那金红的果实,穿越寒冬,让一个春夜平添暖情暖意,并将照耀我走向一片花海。老戏楼,是我三个月前在绵阳市游仙区乡下采风时见到的,那牢固的戏台,敲锣打鼓,让一袭春风捎来好词好句,并将引领我唱出一段高腔。”接下来,人物出场,当年在川剧“火把剧团”演过戏的这两个人物,正为贫所困,他们送来著名的川剧高腔,“高腔”这两个字,就这样正式登场亮相。中篇小说《高腔》,也由此启幕了。

同时作品大量引用川剧台词和唱词、薅草锣鼓词,是《高腔》的一大亮点。从乡下走出来 再回到乡下去去年春节前后,他一边治疗腰腿病痛,一边搜罗脱贫攻坚的相关素材。小说中的人物也一个一个冒出来,不断地向他靠拢。来不及等腰腿稍好起来,就躺卧在小车后排,开始下乡了。去年38号,他去了仪陇县安溪潮村。那个贫困村脱帽之后的面貌,再一次颠覆了农村留给我的记忆。接下来,去了蓬溪县拱市村。那个村的第一书记蒋乙嘉舍小家为大家的故事,也已经由中央媒体向全国传播。“他带领全村人种下的地涌金莲,都快涌上大大小小的道路了。那沉甸甸的花,也让我在做记录时又一次掂量到了文字的分量。”一个朋友牵线搭桥,让马平见到了阆中市一个贫困村的书记。那是一个书卷气十足的女子,工作单位在市级机关,但说起她在村上的工作,却讲得头头是道,让他这个常以熟悉乡村生活自诩的人自愧弗如。

三是他创作高腔的难度是难以想象的,几度徘徊,几度放弃,几乎时跪着写完的。为了写这部小说,马平做了大量功课。夜深人静,从书橱中拿出一摞川剧剧本,希望从中得到一些帮助。马平的夫人生在川剧世家,一家人都成了他的川剧顾问。他过去知道川剧弹戏《花田写扇》,却是这一回才知道了川剧高腔《迎贤店》。“迎贤店,后来成为我小说的重要一节。红鸾袄,这个川剧曲牌也在我的小说中适时发声。”这些他都经过无数考证和推论。写这部作品遇到很大难题,马平说他一度想撤退。这部《高腔》几乎跪着写出来的。有一天下午跪得最多。既不能坐又不能站。这一切因为在几年前他写长篇小说时落下的腰腿病痛更显沉重,安坐片刻都成了奢侈。从他的作品《高腔》问世以来,体现出了捕捉现实主义题材的影响力。 新书出版后,马平没有料到受到关注和市场非常好的反馈。据他讲正式出版不到两个月,已取得较大的社会反响

作家马平积极深入四川省脱贫攻坚第一线,用脚丈量乡间道路,用手刨掘乡土故事,花了几个月时间,把脱贫攻坚主题的中篇小说《高腔》捧献到我们面前。不是靠几次下乡采风就写出了这部分量很重的小说。他从乡下一路走来,并且前几年到四川北部山区挂职担任过两年副县长,一直在蓄积着自己的生活库存。他以其创作实践告诉我们,以人民为中心的文学,就是要紧扣时代的脉搏,追逐时代的热潮,讲述人民大众关切的生动故事,塑造人民大众喜爱的典型形象。

眼下写脱贫攻坚的小说不少,热衷讲热闹故事的也不少,但往往会落入事件化、动作化、表面化的窠臼。《高腔》却以独特的视角和精妙的表达,让人耳目一新。这部小说讲述了四川省一个叫花田沟的小山村,在两年内摘掉贫困帽子的故事。它几乎没有依赖什么大事件或是大冲突,而是以冷静内敛的笔调、细笔白描的功夫,把脱贫攻坚的重大主题包裹在日常化的叙述之中。尽管跑资金、修路架桥、改造危房、建文化广场、通自来水、通天然气甚至通光纤等硬件一样不缺,主要着力点却放在了探究贫困的深层原因上,放在了脱贫解困进程中人的情感世界的跌宕起伏中。村容村貌的变化是摧枯拉朽的,人的精神面貌的变化则是剥茧抽丝的。家庭内部的纠葛、乡邻之间的矛盾,历史记忆、现实问题,在这个特殊时段从一条山沟齐刷刷冒了出来,作者却将笔锋指向了情绪问题,指向了人的内心波澜。故事主线上的那个老柴疙瘩,先是生长成了一棵花树,然后演变成了一片花海,其现实层面的意义是鲜活而蓬勃的,其隐喻层面的意义是深邃而辽阔的,都让我们感到了欣喜和振奋。

这部作品人物较多,却各见深度。花田沟村第一书记丁从杰来自省级机关,他的宽广胸怀和凌厉作风,以及他所取得的骄人成绩,可视为广大扶贫干部勇于作为的一个缩影。市文化馆馆长滕娜处事干练持重,对人体贴入微,她的火热情怀、她的绣花功夫,和丁从杰形成了各具风采的呼应关系。这部小说最重要的文学价值,是塑造了米香兰这个新型农村女性形象。这位白玉兰一样美丽的女主人公,早年在火把剧团演过川剧,心底一直有着艺术梦想。她的母亲英年早逝,父亲终身残疾,丈夫又是糊不上墙的稀泥,她只好独自挑起家庭的重担,无论在家里还是在田间地头都是一把好手,无论是为女儿为妻子为母亲都无可挑剔。她的家庭一直为贫所困,但她吃苦耐劳,不卑不亢,默默地与命运作不屈的抗争,最终竟成为村里的一个孤岛。她在丁从杰、滕娜的真情帮助下,终于打开了紧闭的心扉,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并以在利益面前深明大义的言行完成华丽转身,从而受到村民拥戴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她从封闭的小家庭走向开放的社会大家庭这个过程,彰显了脱贫攻坚推动乡村社会向前发展的强大动力,也为社会主义新农村人物画廊增添了一个格外引人注目的典型形象。

这部小说还有一个重要的看点,就是充分调动了川剧、川北薅草锣鼓等文化元素,来展示其浓郁的地域特色,尤其以川剧高腔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形象,来提升其深远的主题。川剧台词和薅草锣鼓歌词的巧妙介入,既勾连了历史,也关照了现实,在推动情节发展、表露人物心迹等方面发挥了奇妙的作用。它们适度地调控着小说的密度,丰富了小说的内涵,也提升了小说的生活质感。

  扶贫,根本在于人,唤起人的生存意志,提升人的奋斗愿望。《高腔》以其饱含深情的声调,唱出了激越的盛世高腔。可以说,即使抽离了脱贫攻坚这个主题来看,这也是一部有底蕴、有技术含量的优秀之作。

近三个小时的报告不知不觉就结束了,此后马老师还与我市文学朋友和读者面对面地进行了创作交流走出大厅,马老师那铿锵有力的为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呐喊声音不时在耳旁回荡,作品中那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不时在眼前浮现,尤其在创作中那吃苦耐劳、锲而不舍的精神必将在文学创作队伍中发扬光大。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