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就未曾”乖“过

16已有 1195 次阅读  2014-01-19 22:43

入选《不乖教师的正能量》,大夏书系

明晚受邀参加此书的一个网络研讨活动,先贴一下自己的原文。

注:写此文时候带的班级为六年级,人数35人。现在带的班级为三年级,人数52人。文中有些做法,现在的班级就未必可以推行。

 

从来就未曾“乖”过

沈丽新

 

我知道自己从来就不是听话的“乖”老师。因为,我只在意,在孩子们的世界里,我是不是个好老师。我只在意,孩子们有没有因为我的存在而感觉到幸福。

队伍,有时候可以不那么整齐

孩子们无时无刻不在排队。出操,去专业教室,去餐厅来回,放学。我想不起孩子们有自由行走的时候,想不起孩子们可以三三两两和好朋友在校园里慢慢叙话的漫步时光。一切都要排队,一切都要打分,一切都要列入班主任考核条列。

扣钱是小事,重要的是:领导将以此来评判你是不是个会带班的班主任。

经常看到,在中午十二点,在成年人和孩子都饥肠辘辘的时候,还有班主任让全班孩子立定,板着脸训斥队伍的不整齐,并且重整队伍。如果领导看见了,或许会赞赏:这是一个多么重视班级纪律的班主任!但我每次遇见,常常忍不住心疼那些孩子,那些饥肠辘辘的孩子。我们班的孩子常常一路说说笑笑进餐厅,队伍歪歪扭扭。我还时不时打趣一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引得全班学生哈哈大笑。我不在意那一刻我留给领导的印象,我只在意我的孩子们是否能够及时、愉快地进餐。

当然,就餐时候的基本纪律我会维持。不是为了就餐时候的班级纪律分数,而是为了培养孩子们基本的素养:就餐时候嘴巴里含有食物时候不要说话,交谈时候尽量把声音放到最低。这个习惯,会令他们离开校园后终生受益。

吃完午饭,要求是排队整班性散步。有很多班级,在正副两个班主任的纪律维持下,规规矩矩排队,去学校某个区域活动,队伍基本很安静。而我们班,吃完饭,在餐厅排队时候队伍还是安静而齐整的。一旦离开餐厅,探听好当日去的区域,孩子们便纷纷乱了阵脚。有的飞奔,有的故意落后找好朋友并排走。我知道还是会有领导巡查,我也知道会有打分。但是我乐意看到这一刻孩子们如出笼的小鸟,享受他们本该拥有的自由自在。

我不是抗拒排队。出操时候的队伍,必须是严肃而安静的。去专业教室的队伍,也该是整齐有序的。放学回家到校门的队伍,或许也可以是相对齐整的。但总该留些孩子们自由自在行走在校园里的时间。那么,至少,去餐厅来回的队伍,可以不那么严格要求吧?

教室,有时候可以不那么美观

教室内外有多处需要布置的地方:黑板左右两边的两块小软木板,教室右边墙壁的小软木板,教室后面的大软木板,一律深蓝色的绒布打底。还有教室门口的玻璃框,走廊里的玻璃框——没有黑板报。都是软木板,只能打印、剪裁各种资料和花边去张贴与装饰。

十分怀念我们小时候的教室后面的黑板报,怀念两周一次的轮流出黑板报。那是属于孩子们的天地,一盒粉笔就可以搞定。可是现在,孩子们没法自行打印东西,所有的教室布置,基本都是正副班主任落实。因为,学校领导要反复巡查、打分。

教室布置分三大版块打分。我们班的成绩分别是:合格、优秀、良好。

“合格”其实是非常含蓄与客气的了,潜台词其实是“不合格”。因为,凡是得到“合格”等第的项目,必须整改,领导会再次巡查、打分。

我笑笑。回到教室,告诉孩子们:“班级风采”得重新布置一下。孩子们二话不说,开始动脑、动手。

没错!就我们班,我全部放手,让孩子们自主设计、布置教室内外所有的软木板与玻璃框。这是孩子们的教室,这是他们学习的空间,理应由他们来布置,而不是凭我和副班主任的喜好来装扮他们的教室。

我没有像其他班主任一样,买好看的装饰品,找广告公司排版打印漂亮的图片与文本。我不介意我的班级布置得到最低分,但我乐意看到孩子们为了布置教室的兴奋与快乐,我能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归属感——这是我们的教室!

孩子们极其用心。心怡从家里带来妈妈(是个幼儿园教师)做的精妙的纸雕,凡凡很利索地跑到文印室跟负责老师交涉打印出他们需要的彩色图片,思思片刻之间用剪刀、彩纸剪出漂亮的花瓣……对孩子们的手艺与作品,我都不吝惜我的赞美:“怎么这么好呢?我的美术可是极糟糕的!”当然,美术极糟糕的我,还是会对他们的作品与设计指指点点,提供一些微调的建议。孩子们非常友好地称赞我:“沈老师,你还说你美术差,你的建议我们一采纳,效果就是比原来好很多呢!”

得了“合格”,我并不介意领导怎么评判我。可是我的孩子们不乐意。他们到其他班级逐一去侦察,然后回来气鼓鼓点评、发表意见。我提醒他们:要接受自己的工作成果并不优秀,我们努力调整即可。

玩耍,有时候可以不那么规矩

孩子们午餐后有一段可怜的时间可以活动。学校规定是正副班主任领着去散步。排着队散步,是怎样的无趣啊!

我不说“不”,但低调地另出花样。

学校高尔夫草坪前有一条人工的小溪流,操场上的体育看台后面也有一条人工小溪流。一开始午饭后我会带孩子们在溪流边泼水玩。爱水是每个孩子的天性。没想到有些孩子无比狡黠,天天自己带好衣服、裤子甚至鞋子!他们不介意同学们对着他们泼水,甚至得意洋洋于自己的衣服头发尽湿。到后来居然有主动跳进水里去狂欢的!

看着孩子们的活泼样,听着他们每天请求“今天还去玩水”,我总是不忍心拒绝。于是,每天午饭后的校园里,就我们班级天天过着“泼水节”,欢声笑语洒满整个校园。令其他班级的孩子羡慕到驻足不走!

活动结束,孩子们嘻嘻哈哈的队伍歪歪扭扭,大多数孩子头发湿淋淋。直到教学楼前,我才会整队,就说一句话:“现在我们要进教学楼了,请大家保持安静,以免影响别的班级。”“不影响他人”才是纪律存在的真谛,很多时候,教师却把“要扣分”理解成了维持纪律的意义。

很奇妙,刚才玩得那么疯狂的孩子,立刻成了最安静的孩子。在我们班级,从来没有在教室里追逐打闹的习气,也从来没有在教室里大声说话的习气。我一直有个要求:没有作业想活动的,请到教室外面去;和同学有话交流的,请到教室外面去。每天的“泼水节”是孩子们最好的发泄?“动”过之后,真的能够“静”下来。看着他们在教室里安静地阅读,轻轻地走动,我会觉得教室真是最美妙的地方:孩子,书籍,生命,互相交融,互相辉映。

我深信,很多年后,没有几个孩子会记得我是怎么教他们读单词学英语的,但是,大多数孩子都会记得九月份每天的“泼水节”。

天凉了,不能玩水了,就换别的花样吧。我常常带孩子们去草坪玩,要求是:“请大家在草坪上打滚。至少滚上十个。”孩子们常常欢呼着冲向草坪,一边嚷嚷:“让我们一起滚吧!”看着满地欢快打滚的孩子们,心是喜悦。我看到了自己身为教师的价值:孩子们因为我的存在而感觉幸福。


结语:有时候可以不那么乖

我常常想一个问题,也常常把这个问题问我的年轻同事们:如果你自己的孩子也上学了,你愿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放在一个特别“有本事”的班主任手里?这个“有本事”是指:这个班主任带的孩子们永远都规规矩矩?

这个问题常常会把年轻同事问倒。他们会沉默。我愿意看到这样的沉默。因为,在这样的沉默里,一定会有他们的独立思考。

做一个所谓的“乖”老师,把孩子们管得服服帖帖,让领导一致赞不绝口;还是做一个让孩子们葆有童年天性的老师,这得自己选择。我选择了后者。作为教师,或许,我真的从来都未曾“乖”过。但我依然会一直努力,做一个符合自己和孩子们标准的“好”老师。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shepherd 2014-01-26 11:08
    朗月: 沈老师的文字总能让人思考,反思自己的做法是否也把学生放在第一位。
    谢谢阅读。
  • 朗月 2014-01-23 19:04
    沈老师的文字总能让人思考,反思自己的做法是否也把学生放在第一位。
  • shepherd 2014-01-19 23:08
    田巍: 以人为本,是以学生为本不是以领导为本,欣赏您的想法和做法,不过“安全”事大,况且教师对学生
    是的。孩子们的安全的确重要。
    因为当时是高年级学生(小学六年级),而且人数少,只有35名。当时的一些观念与做法,在现在的班上是不可以推行的。
  • 田巍 2014-01-19 23:03
    以人为本,是以学生为本不是以领导为本,欣赏您的想法和做法,不过“安全”事大,况且教师对学生的权责是有限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