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奇峰:以善意的名义恶毒

28已有 2785 次阅读  2014-02-02 23:41

以善意的名义恶毒

作者:曾奇峰

 

        一些原始形态的药物,如蛇胆、黄连等等,入口不佳是不争的事实。在药品加工技术不发达的过去,人们为了对抗疾病导致的更大的苦头,宁可忍受这些药物带来的较小的苦头,实在是明智之举。

        但是,在胶囊或者糖衣片出现之后,各种苦头被伪装、包裹起来,服药时就不必再做皱眉、瘪嘴、翻白眼等痛苦状了。取而代之的是如服仙丹般的优雅,左手持药,右手持水杯,一低头、一仰脖子之间,极苦之药就潜入腹中,病能不能治得好已在其次,反正良药已经到位,受虐过程已经完成,这颗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相信一定有这样的性情中人,宁可病死也不服苦药。至少几乎所有的小孩,都有这样“宁为玉碎”的英雄气概,而成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人慢慢长大,就难免沾染些委曲求全的习气,明知是苦头却硬要吃,虽然也是为了吃小亏占大便宜,但总免不了有苟且偷生的嫌疑。

        有些好药是苦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好药都苦。甘草、罗汉果等等,就甜得令人喜爱。“良药苦口”四字,潜藏着“只要是好药就苦”的暗示,显然是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说这话的人,要么是只知天下药皆苦的庸医,要么就是把天下人都当成弱智的骗子。

        拿苦口良药作引子,是为了引出“忠言逆耳”的训诫。此言之流毒祸害,直可以用惨烈二字来形容。

        与良药苦口一样,忠言逆耳暗含忠言必然逆耳的谬论,被蒙蔽者于是就有了“语不伤人死不休”抱负和行为。在中国古代,不少向封建统治者进言的人,只管自己所说是不是逆耳的忠言,甚至只管是不是逆言(因为逆言必忠),而不管别人听不听得进去,以至于人头落了地还不知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父母对孩子。

        一些内心充满焦虑、全无幽默感的父母,一跟孩子说话就挑孩子的毛病,似乎不这样就显示不出自己爱孩子似的。最后逆耳的忠言就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缺乏自信的孩子。

        据统计,我国目前有5000万学习困难的孩子,其中只有极少数是智力障碍导致的,绝大部分是父母和老师不良态度“制造”的。这一点真的不难理解,一个成年人,应该算是“皮粗肉厚”了吧?但如果你的单位领导总给你用“忠言逆耳”的套路,你能够工作得好吗?孩子“细皮嫩肉”的,老在“逆耳忠言”的恶劣环境中生活,成绩不好已在其次,更严重的后果是人格都会变得猥琐和扭曲。好成绩是很需要一点人格上的“狠劲”的,而逆耳忠言恰好会打压和破坏这股“狠劲”。

        所谓逆言,不管从形式上还是从内容上来说,都可能是恶意的。形式上的恶意已不必多言,一个“逆”字已经把令人不快的效果描述得干净彻底。内容上的恶则较为隐蔽。

        举个例子,同样内容的话,一个人可能会说得温和委婉,另一个人却说得声色俱厉,后者的话里多出来的情绪内容,实际上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积淀下来的,与他此时此刻所说的事件和针对的人物无关。如果他把这样的“积怨”找个小事情以“忠言逆耳”的名义对封建君主发泄,这样的行为就有一个现成的名字,叫做“找死”。

        弗洛伊德说,自从精神分析创立以后,父母打孩子就不再有任何合理的借口。“逆言”,其本质是对他人实施情感上的殴打,这比肉体上的殴打更恶劣。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儿童时期遭受“逆言”的情感虐待的人,成年后会自己对自己实施躯体虐待,如自残、酗酒、吸毒等等;还有一种自虐的方式,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实际上却杀人于无形:这就是司空见惯的自虐式工作。想想那些英年早逝的人们,你就知道原来自杀也可以如此隐蔽和“光荣”,隐蔽到了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程度,“光荣”到千万个人为他们的“自杀”叹息和喝彩。

        如果硬要给“忠言逆耳”找个反义词,想来想去应该是“重话轻说”比较好。能够把重话轻说,至少需要两个条件。一是智慧。傻瓜大脑结构简单,无法对语言进行温和化的加工,说出来的话自然就逆耳;而且,聪明人都知道,温和的建议比恶言恶语更容易被人接受,使用明知道没有什么效果的方法,就像用筷子舀汤一样,也是智力至少在80分以下的表现。二是勤快。懒人一懒百懒,不愿意费劲去多想,想什么说什么要省事得多。

        所以说,动辄口出逆耳忠言的人,多半是既傻且懒的人。如果把“忠”的伪装剥去,暴露其泄私愤的原形,那就要再加上一条:恶毒。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