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靠自己名字照耀校长椅子的校长

13已有 48 次阅读  2018-04-16 23:57

做个靠自己名字照耀校长椅子的校长

——听张丽钧校长报告有感

“第九届明霞教师成长联盟高峰论坛”已经过去两周多了,客观的“忙碌”,今天才静下心来梳理报告的体会和文字。

其实,几年前就通过网络对张丽钧校长有了一些了解。去年暑假,区教育局在市委党校举办的校长培训班上,近距离的聆听了张丽钧校长的报告后,被张校长治教和理校的事迹所感动。这次济南洪楼二小的活动,再次目睹了张校长的教育风采。

在张校长的报告中,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人,不能蠢到把校长当官儿做!”张校长向大家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我看到许多校长,当了校长就忘了自己是吃啥饭的。全国中小学幼儿园首次启动正高级试点的时候,我去省里答辩。我前面有个奇葩校长,抽签抽到两个授课内容,居然可怜巴巴地对黑压压的评委们说:“那个,我当校长后,教材变了,我抽到的这两个题目,一个都没讲过,能不能让我重新抽一次?”评委说:“你讲这番话的用时,都计在15分钟里面了(说课时间定为15分钟)。”

张校长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参加一个校长培训班的时候,一伙校长坐在大轿子车里,电话彩铃此起彼伏。有个牛校长,用震破整车人耳鼓的高分贝喊道:“市长开的条子怎么了?市长开的条子我就必须得办?谁规定的?哪写着呢?”车内陡然安静下来,人人都竖着耳朵谛听这位仁兄跟那个缺位的市长凶狂叫板。几个校长坐在一起,你会发现,有人根本不会聊天。张嘴闭嘴“我的学生捧了个金奖”、“我的学生考上了清华”、“我跟市委书记是铁哥们儿”、“我又征了100亩地”“我把前任的亲信统统拿下了”、“我把一个跟我作对的家伙打到18层地狱去了”。你看,这些校长当了校长之后就欣然扔了专业,扔了本分,甚至扔了人味儿!这些人虽然病症不同,但病根就一个,那就是:把校长当成“官儿”来做。

——当了官儿还看专业书干嘛?念好“关系”这本书不就得了!

——当了官儿说话还小声小气干嘛?我就是要连吼带叫,让大家求求我的“牛逼指数”有多高!

——当了官儿还亲自搞教科研干嘛?让小的们去搞就够了,小的们评个奖、发个论文、整个发明,敢不把我校长的大名摆在最前面!

曾有记者问张校长:“作为校长,你怎么还能有精力读书、写书、讲课呢?”张校长说:“我的职业宣言是‘信仰中文’。中文,那是我的宗教啊!我自觉拒绝宴饮、K歌、搓麻(我至今认不全麻将)、电玩、《甄嬛传》……我每天必须要膜拜、亲近、摩挲汉字,为的是跟她建立起最最亲密的关系。我的一个知心朋友曾对我说:若要罚你,就不让你写作!——他说对了。”

在张校长的眼里,校长真的不是个官职,如果把它当成了官职是大错和特错!如果说校长是校园中“平等中的首席”,那这个首席就应该是领着师生飞的人,是时时处处为老师们做“示范动作”的人,就是把侍弄专业看成“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的人,是讲课讲出掌声来的人,是评课评出泪水来的人,是从不摆臭架子、欢天喜地地地融入师生当中的人……

张校长担心自己患上不可救药的“职务依赖症”,担心自己蜕变成一个白痴般的“空壳校长”。张校长与“心理舒适区”为敌,挑战自己,挤兑自己,虐待自己。她跟自己说:当看到那些“空壳校长”们把校长当出了皇上的滋味,你不恶心,就已堕落!张校长坚信,一个把校长当官儿做的人,永远也当不好校长。一个校长的“行动领导力”才是一所学校赖以生存发展的法宝。

张校长时刻提醒自己:职务,不过是个“过路”的称谓;职称,才是一辈子的“头衔”。身为校长,拿的工资应该说是“职称工资”而非“职务工资”。当你那把“椅子”因了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坍了,当人们不再叫你“校长”,当你被打回原形——等一下,你还有原形吗——你能不能在专业里活得更漂亮?更傲人呢?

在中国,校长就两种:一种是靠校长椅子照耀自己名字的校长,一种是靠自己名字照耀校长椅子的校长。前者遍地都是,是我们可悲的现实。在我们的现实中,太多校长立志活成“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外交家”、“企业家”、“演说家”……。而我们的张校长就是要活成个像样的教师!

写到这里,不仅让我想起去年校长培训班时,张校长的一段话:

你何时才能明白,专业,才是你安身立命之宝——

专业,让你内心充实。

专业,让你接通地气。

专业,让你管有底气。

专业,让你层层登楼。

专业,让你进退从容。

专业,给你一世尊严。

……

分享到: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