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婺源——记《教师博览》第三次读书论坛

2已有 95 次阅读  2018-04-16 21:05

出走婺源

——记《教师博览》第三次读书论坛

“当第一朵花盛开枝头,当第一场雨唤醒万物朦胧,你破涕为笑就像那冰雪消融,回忆荡漾心中。”在这最美的四月出走婺源,虽非完全自愿,心中依然有些许憧憬,毕竟那是个美丽的地方。

几乎已经忘记闲暇时的写写画画,眉头深锁寻不到方向。六个小时的动车,带上一本不好读的书,以为可以打发掉时间,又可以解决掉那费脑的文字。只怪这列车疾驰在春天里,眼睛一次次被吸引,远山、新绿诱惑着我憋屈了太久的心,可怜的书只好被孤寂的压在背包下面。多想,就这样一路向南~~

驻足聆听,觉得自己就像大学生一样。此生的遗憾之一,就是没能在大学校园里度过自己的青春年华。没有深厚的积淀,太早的步入了教师的行业。20多年的教龄,虽然有足够的经验,却不会理性的梳理和总结。教授们的博学,瞬间让我心生仰慕,尽管有太多的内容消化不了,也佯装认真的竖耳倾听。

都说异性相吸,可最令我折服的是女同胞们。每次外出学习,都会从她们身上看到光芒。这次应该是最难忘的,主持人向晴老师的幽默、手持话筒时的气定神闲、字字句句中透露出的深厚文字功底,无不令我目瞪。史金霞老师的果敢、坚持、不拘一格更令我口呆,成为独立教师的她通过网课继续着自己最初的梦想,她所迈出的这一步是我此生也无法逾越的。娇小美丽的叶欣老师,身体里是藏着一颗强大的心。也许因为内心深处也想成为像她们一样的人,但又不愿付出足够的努力,只有发自肺腑的敬仰和佩服了!

当我在打瞌睡的时候,当我在因不能看到满山的油菜花而遗憾的时候,我的大同学、小同学们正在用心学习。时间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只是我们辜负了她。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人近中年的我,能静静的当一次学生,是多么难得啊?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书本带给我的收获远不及大自然给我的启迪。因为专业的需要,有些书满心不乐意读,也要硬灌,那个过程是痛苦的,即便最终获得的快乐是长久的,也会时不时的想要躲避;大自然这本书,好就好在,我可以因我的喜好来欣赏,即便那种愉悦并不持久,也乐此不疲,这也是人们一次又一次“出走”的原因。有些人被圈养久了,就渴望奔向大自然的怀抱。就如我,喜欢纯天然的东西,人工雕琢的尽管精致,却无法令心变得豁达敞亮。

宾馆的窗外就是“文公阙里”步行街,建筑很徽派,加之此处是朱熹的故里,远观之,一时兴奋不已!走进时,略有失落。除了建筑别具地方特色之外,和所见各处的商业街再无区别,音乐声、商家的推销售卖声此起彼伏,新鲜感大打折扣。

走至步行街大约过半的时候,无意间寻到一条深邃的小巷,眼睛瞬间开始放光,心也随之雀跃起来。只有想看的和所观的一致的时候,甚至超出你所想像的那一刻,心才会无比欢畅。这里应该是此处居民的家,大约都是三层小楼的样子,一楼不住人,看墙上的青苔就能知道为什么。窄窄的巷子,两侧风格一致,白墙青瓦,木门飞檐。

从繁花的闹市到静怡的门庭,只因一念间!高悬的红灯笼,家家门口张贴的“家风家训”,仿若隔世。那一瞬间想到了学校的校风校训,亦如班级的班风班训,天天见,天天念,也许会成为一种无形的提醒吧。

  岁月逝去,人的喜好也随之改变,开始变得怀旧,繁花都市的迷离无法让心满足,反而这种带着绿苔藓气息的地方更令人安宁。每走几步就会停下来,拿手机这拍那拍,感觉随处都能入镜,那种欢喜无以言表!

抚摸那棵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大树,心中默念,几百年前谁也如我一样仰头望向它的树梢?一只飞鸟扑哧着翅膀,恍惚中没在头顶划过,是落在了树上吧,却一丁点鸟的影也看不见。

  巷子其实并不深,只因贪恋期间,脚步放慢了而已。将至尽头,隐藏着一家酒吧,开始怀疑这条巷子是否真的住着当地的居民呢?只是一瞬,又被眼前的景致吸引!就这样走走停停,竟没看到几个人,似乎这条巷子单单为迎接我们。也许是时间的原因,午后大家还在休息;也许在我们眼中的景,在别人看来并不稀奇;也或许我们真的另辟蹊径,寻到了别人不曾走的路。

走出巷子,是一条还算平整得公路,只有一边有人家,另一边貌似是一条不起眼的河。真的是不同的物种适应不同的环境,印象中肉肉们都是盆栽,娇小可人。看着扑棱着一片蔓延开来,狂放着生长的肉肉,竟有些不敢相信。

顺着公路上行,那条河一直在,这应该不是一条简单的小河沟,越走近,越发现它的不一般,河的对岸看着似乎要繁华一些。顺台阶而下,仿佛来到另一处洞天,花花草草没有任何被修饰过的痕迹,就喜欢这种美。一路逆流而上,河岸上的千年参天古树,枝丫横生,藤蔓缠绕,这都因为依傍着这条看似不起眼儿的河啊!直到看到“饶河湿地公园”的提示牌,才恍然大悟。远道而来的我们,与饶河素未谋面,也未耳闻,能觉得它非比寻常,是因为它自身散发的来独特气息!

对于当地居民来说,这里也许就是闲暇散步的一个去处,也是个恋爱滋生的地方,看我们迎面走来,一对小情侣牵手害羞的走开了。总觉得这里植物的色彩更明快鲜艳,不会是心境的原因吧。每一朵花都撒欢的开,连个头都格外的大,心想,如果移植到北方家里会成什么样呢?算了,还是任其自由生长吧!

没忍住,顺手采下一朵野花,放置落叶间,那色彩的对比如此美妙,那一刻觉得自己的摄影技术也高超了很多。正值四月,眼见满地彩色落叶,仿佛在秋日中行走一般。

那漂亮的蘑菇真的不是人为的吗?我敢肯定的是,这中色彩鲜艳的菌类是不能食用的,否则它不会如此安稳的呆在这里供我们观赏,令我们惊喜。

无论走到哪一处,都可见嫩乎乎的苔藓,湿漉漉的!“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此行参加《教师博览》第三次读书论坛恰有这种感觉!

从未见过,所以喜欢?不是的,因为心中早有了喜欢的标准,只是恰好在此处寻到。从未被约束,所以长的自然而狂放?不是的,因为有适合生长的土壤和气候,才会长的如此自由。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