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带你回家 ——仅以此文纪念亡妻向玲 - 日志 - 云生 - 1+1教育网

老婆,我带你回家 ——仅以此文纪念亡妻向玲

5已有 1094 次阅读  2016-01-17 12:17

老婆,我带你回家

                                ——仅以此文纪念亡妻向玲

翟运胜

201615日,这一天让我刻骨铭心。上午949,我刚上完第一节课,你打来电话,我没有听见,950,你又打来电话:“翟运胜,你快点来,我怎么这么难受呐!”我一下子慌了起来,连忙让同事李信霖帮忙开车送我回去。

到出租房后,你躺在床上,“你哪儿难受?”我焦急地问。“我头痛,这次痛得和过去的不一样。这一关我可能闯不过去了。”这时候,你还是清醒的。我要搀你起来,准备把你背下楼去,你摆摆手,不能动弹。我于是到楼下喊同事上来,要把你抬下去。等我再回来时,你已不省人事。我与信霖一起用毯子把你架上他的车。一路上我不断地呼唤着你的名字:向玲,你不要吓我啊。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停止了呼吸,脸上逐渐没有血色,瞳孔在逐渐放大,不祥之感涌上我的心头。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九龙医院的急诊室,你的主治医生神经外科的陈主任已接到了我的电话,提前安排好了抢救人员。5分钟的抢救,你恢复了心跳,但是不能自主呼吸。ct结果显示,你的小脑出了血,压迫中枢神经,导致心脏骤停,呼吸停止。神经外科的医生建议我等你稳定一下后,要再给你动一次手术,但是你的大脑已经动过两次手术了,我一想到你上次动过手术后痛不欲生的样子,这个决断我真得好难下。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重病监护室的医生找我谈话:你的心脏骤停已远超过6分钟,大脑早已受到不可逆的损伤,即使动了手术,也不可能自主呼吸了,没有动手术的价值与必要了,这种情况复苏率几乎为零。并且现在血压不稳,外科医生也没有人敢给你做手术,抓紧通知家人,来看你最后一面吧。

我脑袋空空的,在重症监护室外漫无目的走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老婆,你可知道,小敏赶来了,老婆,你可知道,你妈你姐,还有我娘接到电话后就从老家邳州坐高铁匆匆向这儿赶,你可知道她们惊慌失措、心急如焚?晚上700,你妈她们三人还没有赶到,小敏去接她们去了,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又找我谈话,说你已经发生了两次心脏房颤,恐怕今晚很难挺过去了。我赶紧打给小敏电话问她们到哪儿了,电话里我再也忍不住了情绪,哽咽哭泣起来。

晚上800,你妈、大姐,还有我娘都赶到了,念龙从学校也赶来了,我们轮流到重症监护室里去看你,我们呼唤你,你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又把你的情况给妈和大姐说一遍,让我们早做决断,如果在医院去世,遗体要火化后才能带走。你妈痛哭起来,剧烈地咳嗽,差点背过去气去。

小敏婆婆家的几个人劝我趁你还有一口气,把你拉回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已的情绪:向玲还有走!她不会走的!我把她住哪儿拉?我拿头撞墙,放声恸哭起来。“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还有很多事要你处理”大姐劝我。我停止了哭泣,对!老婆,咱们不在这儿呆了,我知道你最讨厌这里的消毒水气味了。你自来苏州后就嚷着要回家,国庆十一假你的身体不允许,现在咱们能回家了。我知道你绝对不愿意再上一次手术台,你曾经说过就是死也要死在自己家里。 老婆,我带你回家,老婆,咱回家,回家,这儿没有咱的家,回到咱们贫寒却温暖的家。

匆匆办好各项手续,晚上1000,我们把你抬上一辆私人救护车,一路上,我与念龙就坐你的身旁,不断向你的喉咙里挤进氧气,我抚摸着你的脸颊,不断地和你说话:向玲,咱们回家了,你不是早就想回到八集老家,看一看家后你种的小菜园吗?咱没有病,咱不治了,咱们回家,我带你回家,咱任命闯吧……你平静地睡在那里,有我与念龙一路陪着你,我想你一定很欣慰,一定很高兴,家越来越近了,咱们快要到家了。

早上6点多钟,咱们到家了,我还给你准备好了氧气,电热毯,取暖器,咱们的家暖洋洋的,你要在家里好好养病,等你的病好了,咱们养一群小鸡和一只小狗,我知道你特别喜欢在春天的早晨给小鸡办好饲料,然后静静看它们吃,我哪儿都不去,就陪你在家,我知道这是你最想要的生活。可是当我们把你从车上架下来,送到咱们的家后,不到5分钟,你突然动了一下,眼睛睁开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合上了。我向你的嘴里挤着氧气,可是再也挤不进去了。你走了,你狠心地撇下我与儿子走了。你是不是感觉这个病让自己太累了,好不容易挨到了家,你就想匆匆而去。你为什么就不能多挺一会儿,让我陪你好好说会儿话。

老婆,你可知道,你的五妹最早赶来,她俯在你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你可知道你妈和大姐给你买来了你最喜欢穿的衣服,大红色的内衣,暗红色紧身棉袄,还有皮靴呢。我、你妈、大姐、三姐,我们四人为你亲手穿上衣服,你就像个耍赖的孩子,就是不听话,胳膊也不知道伸一下,身子也不知道抬一下。“俺妹,听话,咱穿衣服。”“向玲,别睡了,穿衣服起来了”我的眼泪不断流淌下来。穿上新衣服,你真得很漂亮,我仿佛看到新婚时你的样子,你静静躺在那里,像睡着了一样。当把蒙脸纸给你盖上时,我知道你真得走了,我们阴阳相隔了。

在为你守灵的三天里,老婆,你可知道,我与念龙每天都在你的身边,你每天都躺在那里,我感觉你就在我身边,每天早晨,我都试图叫醒你,我想会不会是我搞错了,你只是暂时昏睡过去了,还会醒过来的。念龙把饭菜端在床前:妈,吃饭了。可你就是不愿意起来吃,是饭菜不可口吗?还是我俩的声音不够响亮,你听不到?每天我都会把蒙脸纸掀开,端详着你。娘说:这样不吉利,别打扰她,让她好好睡吧,但是我不听,醒醒,哎,醒醒,别睡了,我还有好多话没与你说呢?我知道,这样机会以后不会再有了。

老婆,你可知道,你的大哥大嫂,你的三姐五妹、侄子、外甥与外甥女来看你了,你的师弟师姐来看你了,福州路小学的老师同事们来看你了,八小的老师来看你了,潘颖来看你了,可你就是死赖着不起来,你起来了呀,哪怕动一动也行啊……

19日,是你的遗体火化的日子,大雾弥漫,乳白色的浓雾裹挟着我的悲伤,我们把你抬上火化车,在过桥时,念龙大声提醒你:妈,过桥了……妈,过桥了……老婆,你可知道当我听到儿子的这些话语, 我的心都要碎了。遗体告别时,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悲伤,我冲上去,抚摸你的脸庞,放声痛哭起来。八小的几个同事硬是把我架开。儿子念龙这几天一直很沉默,当拿着11号牌把你骨灰领出来时,儿子受了巨大刺激,可能看着妈妈真得变成一把灰,悲痛欲绝。你知道,你狠心一走,给念龙的心灵带来巨大的创伤,留给我们爷俩无尽的悲伤,以后让我们爷俩怎么过呢?没有了你,这个家还能叫做家吗?

111日是给你送丧的日子,天空飘起了雪花,也许老天爷也感觉你太年轻了,走得太不应该了。凄冷的风雪打在我的脸上,我眼睁睁地看着本族的亲朋把你的骨灰送入坟墓,我已无泪可流。

强撑着把你的丧事办完,在家里收拾了两天,念龙还要上学,114日,我准备返回苏州。我与念龙来到你的墓前,给你烧一大串金子:向玲,我与念龙要回苏州了,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与念龙平平安安,保佑念龙健康成长,五七时我再来看你……

114日晚上6点多钟,我们爷俩又来到了咱们租住的地方,快要到时,我对念龙说:你妈会不会根本没有去世,还在房子里。但当锁簧被拧动的声音响起,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奢望。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啊,梦醒了,你还在我们租住的家里等着我,等着我下班回家。“平时,你妈这个时候在看电视,一定会问我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平时,你妈这个时候一定会把稀饭熬好的”……我喃喃自语,泪水顺着腮边无声滚落。念龙坐在地板上也抽泣起来。我以为你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元旦还给我与念龙包一顿饺子,14日晚,咱们还一起看电视剧《芈月传》,那你为什么要走得那么早、那么突然,不给我抢救你的机会呢?《芈月传》还没有看完,你还不知道最后的大结局呢。我把手机里你的照片打开,今晚咱俩把一起把这部电视剧看完……

咱俩在一个村,自小却很少接触,你不嫌弃我的脚是假肢,嫁给了我,我想你的内心也一定很憋屈,结婚以来,你勤俭持家,舍不得花钱在自己身上,好吃的好喝的总是尽想着我们爷俩,这些年你苦着自己,全心全意打理这个家。这些年,咱们的生活磕磕绊绊,不够顺利。但是你总是激励我一路前行,你总会对我说:你与别人不一样,我相信你。正是你的相信让我由自卑变得自强,让我无论在什么时候,回到家总是感觉暧暧的。我们一起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光,这也是我人生中美好快乐的时光,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要开始,你就走了。我在工作中有什么高兴与烦恼的事情总会与你分享,以后这些事情我又将说与谁听呢?谁又能真正理解我的苦楚呢?别人家结婚都有金项链金戒指,而你一样也没有,你也抱怨过我不给你买,我答应给你买,我以为我们在一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后会找机会兑现的,谁想到会成为此生的遗憾。是我太自私,我不该不顾你的意愿把你带到苏州。是我无用,在你前期动手术时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带你去更好的医院。是我无知,在你治病的这四个月里对你照顾不周。

老婆,你的人生时钟永远停止在了43岁。你可知道,念龙永远没有妈了,你这么狠心,你就不担心念龙以后没人来照顾吗?好在念龙快要长大了,也很懂事,但是你却看不到他成家立业了。老婆,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把儿子抚养成人,既然你想走,那你就放心地走吧,每年节气时,我都会来看你。你长眠的地方就是咱家的祖坟,有咱们的爷爷和二婶。终有一天,我也会来陪你的。

老婆,我带你回到家了,你安心地睡吧,老婆,安息吧……

2016年1月17日  苏州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