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传:改造中国的实践》后记 - 日志 - 梁卫星 - 1+1教育网

《梁漱溟传:改造中国的实践》后记

12已有 408 次阅读  2012-10-09 23:29

《梁漱溟传:改造中国的实践》后记

梁卫星

这是写在小书出版后的文字,但我仍然称之为后记。

写这本小书,我看完了我所能搜集到的传主梁漱溟的所有文字,另外,就是几本关于他的传记。当然,为了更好地了解梁漱溟的思想,我还看了一些儒道佛方面的书籍;为了构思出恰当的体例,我还看了几本与梁漱溟完全无关的传记。除此之外,似乎写一部传记的必修课——采访传主或传主的亲朋好友,广泛搜集当代人对传主的理解,重走传主当年走过的人生重要之路以体会感悟传主当年的思想情怀,拜访传主留下的人文痕迹以逆察传主当年的实践与选择——我一样没做。这固然是条件限制使然,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以为写一部传记,只要看他所留下的文字就够了。我坚信,细读传主留下的所有文本,是了解传主的主要法门。

看完梁漱溟所有的文字,包括他写自己的文字,然后再看那些关于他的传记,我发现,那些关于他的人生传记,多谬托知己,那些关于他的思想评传,多有想当然;除了梁培恕先生所写的《梁漱溟传》,包括美国人艾恺那部备受赞许的传记在内,我个人认为都缺乏对梁漱溟文字的细读,因而许多观点和看法,与梁漱溟实际的人生和思想面相大相径庭。梁培恕先生能写出一部关于梁漱溟的好传记,在我看来,并非因为他是梁漱溟的儿子——绝大部分中国子女写自己父母的传记不堪卒读——而是因为梁培恕一则对梁漱溟的文字了如指掌,二则他本人充满了对真实的敬畏之心。

同样,本着对真实的敬畏之心,我细读梁漱溟留下的所有文本,对他本人有了自己比较全面系统的认识。这些认识,我自信无限接近梁漱溟的实际面相,因而与流行的梁漱溟形象自然是极为不同,我要如何才能把自己的这份认识写出来呢?我想了很久,我没必要像其他梁氏传记作者一样写一部俱细无遗的梁漱溟人生大传,我也没必要写一部纯粹的梁漱溟思想评传,我的梁漱溟传应该是拨开流行的认识迷误,还梁漱溟以本来面目。因此,我的梁漱溟传虽然有一个编年体的外在结构,实则完全无意于书写梁漱溟人生的每一个细节;我的梁漱溟传虽然一直在探讨他的思想构成,实则完全无意于评论定位其思想面相;我的梁漱溟传其实是按照梁漱溟的百年人生轨道一一探讨他留下的重要人生面相之迷,从而还其思想人格真相。换一句话说,我的这本小书其实是以问题为内结构的,丝毫无意于以编年体的架构去写梁漱溟的百年人生——这个工作已经有很多人做了,虽然在我看来他们做得并不出色——很少有传记作者具有“并不是有经历就有人生”这样深刻的认识——当然,在他们笔下,梁漱溟的一生经历基本上还是很清楚的:他们所做的其实只是一个资料搜集的工作,并未达到传记的基本要求!

这些构成本书内结构的问题的产生来自于当前流行的梁漱溟形象与梁漱溟自撰文本之间的巨大差距。比如梁漱溟为什么既非海归又非国学宏儒,却可以高中学历成为北大最年青的教授?梁漱溟在求学阶段从未学习过国学,为什么二十多岁时就能写出《东西文化及哲学》这样的新儒学奠基之作?梁漱溟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明明持文化保守的观念却为何声称他与陈独秀们是一路的?梁漱溟一生为孔子说法,却声称自己前世是一个和尚?比如梁漱溟明明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的学术训练,却何以屡屡写出一流的学术著作?他在北大如日中天时何以要辞去教职去从事乡村教育运动?梁漱溟与国共两党及蒋毛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他1953年何以与毛泽东之间发生了那么严重的冲突?他1970年为什么要反对将林彪的名字写进宪法?他为什么成为第一个彻底否定文革的人?在外人看来,梁漱溟的人生之中充满了各种惊天之迷,这些惊天之迷的根本原因正隐藏着梁漱溟真实的人格、思想与情感面相,而目前流行的那些梁漱溟传,不论是人生传记还是思想传记,除梁培恕的《最后一个大儒》之外,都没能很好地解决这些疑问,不仅没能还梁漱溟一个真实,反而越发强化了梁漱溟形象的伪饰。我的梁漱溟传,正是依托于梁漱溟本人的文字,以一一解决这些问题为轴心,从而还其本来面目,谱写梁漱溟传奇一生的成长、发展与完成。

因此,这本小书,不敢说是最好的梁漱溟传,但肯定是最为独特的梁漱溟传,我自信这本小书,有着一定的学术价值。另外,我不俱细无遗,也不思想演绎,但我坚信,梁漱溟的形象,在我的笔下,是清晰的,也是真实的。

但这本小书面世,却充满了遗憾。首先,是书的内容,在出版之时,与原稿相比,已经大幅缩水。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这套丛书统一有十万字的限定,为此,我把梁漱溟从事乡村建设运动那一部分基本删去,只留下一个概貌;另一个则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不能不被编审诉之以剪刀。梁漱溟的后半生,其命运与言行,与共产党和毛泽东之间多有纠葛,他后半生留下的许多人生之疑,必须从他与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中去探讨,这是我写作的重点之一,在我看来,写梁漱溟而不触及他与毛和他的党之间的关系,那又怎么可能还梁漱溟一个真实?那还有什么必要写呢?遗憾的是,据我的编辑李先生说,这些都在送审时被无情地删去了。我很郁闷,其实目前市面上流行的关于梁漱溟的文字,多有触及这些的言论,何以他们的就可出版,而我的就非要被删不可呢?莫非此一时彼一时,天越来越深了吗?没人回答我的疑问,其实也不需要人回答,我只能无奈而已。

其次是书名,目前的书名“梁漱溟传:改造中国的实践”是完全与内容不相关的书名,这样说来,自然是无厘头到了极点,这点却是因为我自己造成的,写在这里,算是对自己做事拖沓的一个清理。最初我动笔的时候,我的书名是“梁漱溟传:传奇如迷”,这个书名与书的内容还算是吻合,但我不是很满意,总感觉欠缺了什么,我的编辑李先生与我也有相同的看法,所以,在一校时,给了另外一个书名“梁漱溟传:宁折不弯”,我认为这个书名与内容不合,李先生大度接受了我的意见。这样就没了书名,后来我竟然忘记了这件事,直到李先生给我来信说书很快就要付印,经过全体编辑的讨论,书名定为“梁漱溟传:改造中国的实践”。我自然明白这个书名恐怕是基于市场的考虑而妥协于流行的梁漱溟观的结果,但我看到信后对这个书名还是很不适,当即开始想书名,最后想了四个书名——梁漱溟传:直道行时自觉者/梁漱溟传:不舍众生不涅槃/梁漱溟传:心期填海移山难/梁漱溟传:究元决疑生死以。我以为最合适的书名是最后一个,李先生认为这些书名的确更合适,但很遗憾地说胶板已经交付印刷厂,不能改了,我们只能徒呼奈何。我深知,一本书有一个切合的书名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但偏偏我自己误事,没能给这本小书一个切合的命名,至为遗憾,记在这里,引为教训。

以上文字是8月9日写的,昨天收到了样书,在上述遗憾之外更添苦涩,心情极其之坏,且把原因写在这里——

我是8月7号才在网上看到书影的,那一瞬间我惊讶之极也心痛之极:书的目录和我的原稿完全不同,更可怕的是,内容简介与目录里居然有病句与掉字现象出现。我如遭雷击,如果说为了出版不得不删去一些东西,我不能接受也不行;那么,整本书的目录全然被改而我毫不知情,并且,在目录与内容简介中还出现了病句掉字这样的现象(目录错误如下:第一章第六节标题是“二十四的成熟青年”,居然掉了一个“岁”字;第二章北大七年到了其中的第三节居然出现了自相矛盾的“在北大的九年美好生活”——七变成九,这样的错误实在不可思议!)(内容简介错误:“身陷噩运时,仍惊世骇俗之论”这一句应该是“身陷噩运时,时有惊世骇俗之论”,如果把“时有 ”删去,改成一个“仍”字,这里就缺了一个动词,变成了病句!),则让我无语到了极点!即使如此,我还抱有侥幸心理,希望这样的低级错误与公然删改只在网上,不在书中!然而,今天收到样书,翻开来,与网上完全一致,我两手颤抖,徒呼奈何!

最后,我想说,我有万般无奈,都只是我个人的事,书已经出来了,我得尽量在书外弥补一二——如果有因爱我惜我知我而买我书的读者对删节的内容有兴趣,我会慢慢把他们帖在博客上,我也希望,读者诸君能看到我完整的努力,也请读者诸君原谅呈现在你们面前的这本小书里的低级错误。

最后,我还要说,就内容而言,希望这本小书能够无愧于梁漱溟的百年传奇,也无愧于读者诸君的法眼!

2012年08月09日——2012年08月15日

 

改造中国的实践
副标题: 改造中国的实践——梁漱溟传
作者: 梁卫星
出版社: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年: 2012-8-1
页数: 224
定价: 25.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现代文明人格·时代华语
ISBN: 9787505730212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 史金霞 2012-10-27 22:26
    莫非此一时彼一时,天越来越深了吗?

    呵呵,卫星兄这个深字用得极好。
    但是,倘若真的是夜浓至深,接下里,该怎样了呢?
  • 梁卫星 2012-10-20 13:12
    那可真是谢谢了!
  • cuiruofeng 2012-10-19 10:31
    前天从京东买的,正在读。
    虽然自己是个编辑,却没有注意这些问题。
    我自己是从书里读出与传说不同的另一个梁漱溟。
    梁老师在这一点上应该是没有遗憾的。
    希望能读到未删节本。
  • 梁卫星 2012-10-11 16:05
    楊素瑤: 王尔德说过,诗人可以从任何事件中存活,印刷错误除外。
    那我不是死定了?那我也要喝死你!
  • 楊素瑤 2012-10-10 20:21
    梁卫星: 你呀,总有机会和你在一起喝酒,只要你我不死,到时我就喝死你!哈哈!
    王尔德说过,诗人可以从任何事件中存活,印刷错误除外。
  • 梁卫星 2012-10-10 20:12
    唉,张老师,没办法,所以我也不想给书你了,哈哈!
  • 梁卫星 2012-10-10 20:10
    事情过了这么久,我已经有些平静了!
  • 梁卫星 2012-10-10 20:10
    事情过了这么
  • 梁卫星 2012-10-10 20:09
    呵呵,没办法!
  • 梁卫星 2012-10-10 20:08
    楊素瑤: 我可以幸灾乐祸吗
    你呀,总有机会和你在一起喝酒,只要你我不死,到时我就喝死你!哈哈!
  • 楊素瑤 2012-10-10 19:38
    我可以幸灾乐祸吗
  • zqf 2012-10-10 16:34
    说什么呢。无语
  • elisa 2012-10-10 11:06
    看到了,当当上的图书目录,出现这样的错误,实不该……
  • 晚日 2012-10-10 10:59
    现实总是出人意料的难堪!
  • 生命化教育 2012-10-10 09:57
    这样的事情,还真是难堪啊。
  • 陈文芳 2012-10-10 08:36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