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动手”的博物馆

36已有 1193 次阅读  2011-10-19 10:27   标签center  normal  博物馆  style  class 

2011年10月10日上午与张世宗教授谈了一个多小时,我个人受益良多。张博士对教育之正面力量的虔诚信念,足以照亮一些仍处于迷雾当中的心灵。文稿整理出来后,张博士又细致地帮我修改了很多句子,感动与感激,深藏于心。以下为终稿,愿与有心人共享。

(图片来自顾北博客     摄影:巴客)


“请动手”的博物馆

陈文芳


  被台湾媒体称为“玩具博士”的张世宗从高中时期就开始关注玩具、收集各种“玩”的创意。
1970年代初,念大学三年级的张世宗第一次接触到单眼相机和8厘米电影摄影机,就开始走遍台湾各地,探访台湾都市、乡间、甚至各地的原住民部落,和当地的孩子互动并为他们拍照,还教他们作玩具。

当时有些部落才刚刚通水电,部落的孩子们对他提供的相片、电影和玩具都十分好奇,“我教他们作玩具的时候,他们就回馈给我一些他们所玩的东西,我就这样欣赏到了很多不同地区的儿童为了玩所投入的智慧。这些智慧可能是小孩子自己想出来的创新作品,也可能是历代相传的传统玩具。”

那时台湾的工业刚刚兴起,但张世宗隐约地意识到,工业文明会很快席卷整个台湾,这些玩具中所承载的原始的、手工的文化将面临消失的危机。于是,他决定把自己在一个地方看到的玩具、“玩”的创意带给另一个地方的孩子。“他们彼此没有机会分享自己的这些东西,但我刚好看到了,我就可以把他们玩的方式带到另一个地方去跟另一群孩子分享。”

大学毕业后,张世宗进了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因为喜欢小朋友,工作闲暇之余,他依旧去寻找“忘年之交”。张世宗说自己那个时候还没有家养负担,薪水差不多都用来买胶卷底片和8厘米电影片。

1979年对于张世宗来讲是一个转折点。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这一年定为“国际儿童年”,世界各地都开始加大力度推动学前教育的发展,张世宗也因此忙了起来。此前他已受邀担任台湾信谊基金会(台湾推广学前教育的先驱)玩具研究部门的顾问,为了助力国际儿童年,张世宗那一年就参与、协助信谊基金会、汉声杂志等机构策划了多场教具玩具展和童玩展。

有一天,一位从美国回来的朋友跟张世宗说,他的两个子女在迪斯尼乐园玩的兴致,还不如在波士顿的儿童博物馆高。

“也就是说,波士顿儿童博物馆对于儿童的吸引力要大于迪斯尼乐园。在我的印象中,迪斯尼乐园就代表欢乐、好玩,怎么可能会比不过儿童博物馆呢?”张世宗对这个“儿童博物馆”感到十分好奇,教育原来也可以做的这么吸引小朋友,做的这么好玩。

1980年,怀着研究结合“教育”(Education) 和“娱乐”(Entertainment) 的“乐育”(Edutainment),以及帮台湾小朋友创立儿童博物馆的理念,张世宗离开台湾,去了美国。

在美国的9年时间,张世宗先后拿到了建筑硕士、艺术硕士、教育博士三个学位,并在纽约成立了自己的研究室,前述这三个专业对他后来推广儿童博物馆都有重要的价值。考虑到推广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张世宗一直着力于研究设计节省空间的儿童博物馆。他曾经设计过在公园地下建造的儿童博物馆,也设计过可以活动、伸展为原来体积三倍大的货柜车行动博物馆(Mobile Museum),这些设计创意在当今这个寸土寸金的时代,更能彰显其价值。

在纽约时,一些从台湾来的朋友经常会去找张世宗聊天。有一次,他们讨论出一个重要的人生议题,“每个人都像一根蜡烛,有的没有点,就埋进土里了;有的点燃了,但是点在白天和点在晚上,价值又不一样……有些人点在灯火通明的晚上;有些人点在黑暗的石洞里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和潜能,关键看你怎么用。生命是很短的,当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你可以往前想一想,这一生过的值不值得?你也可以现在想象自己临终时的情形,如果你会后悔的话,那现在就得赶紧去做想做的事情,不然真的要悔恨终生了。”

张世宗清楚地认识到,回到台湾推广儿童博物馆,比在已有近百年儿童博物馆历史的纽约意义要大得多。所以,博士毕业成立自己的研究室的一年后,他放弃了美国优渥的生活,回到台湾。

回到台湾后,他更急切地收集各种能够找到的多种次文化童年玩物,然后利用教育理念和研究方法,把那些带着人的智能的对象转化成具有教学功能的对象,最后转化成系统化的课程设计。

很多人看到张世宗收藏了那么多玩具,认为他是个玩具收藏家。张世宗纠正道:“我是在研究那些玩具如何能帮助人的能力之成长,我算是乐育研究者。研究玩具的有四种人,一种是收藏家(关注在玩具的搜集拥有),一种是文史研究者(关注在文化信息的探究),一种是民间艺人(关注在童玩教做),这三种都不是我要作的,我想作的还是教育工作者(关注在人的成长)。”他接着说:“拥有一个古代的玩具,对我意义不大,但是把这个玩具改制出来,用在教育孩子的成长上,就得到了乐育的效益。象牙做的七巧板,跟以木质或纸板做成的,价格差很多,但是教育价值是一样的。载体本身都只是价格差异的问题,真正的价值还在于玩具隐含的智慧。教材教具都只是教育的工具,不是目的。我们的教育常常颠倒了工具和目的,比如考试是检验学生学习情况的工具,但我们往往把考试当作教育的目的了。教育离开以人为本就是很危险的。”

张世宗认为,我们现在开始重视幼儿教育了,但重视不得法,完全把玩具窄化成了商品玩具,甚至有时玩具仅仅被当成替代成人陪伴儿童的工具。

如今,张世宗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游艺学”体系,他把游戏分成三种类型:“玩”——与物互动;“游”——与境互动;“戏”——与人互动。“物玩”就是玩玩具,玩皮球等实体对象;境游就是提供情境,带来探索学习的机会,或者把孩子带到山上、海边,然后让孩子自主学习;人戏是跟同侪玩伴玩。还把物玩也分成三大类,一种是玩具,包括商品玩具和自制玩具;另一种是玩物,即可以玩的东西,如筷子、牙签;第三种是玩材,即沙、土、水等这些自然存在、可以玩的材料。在张世宗看来,最原始的玩材往往具有最大的创意空间。儿童博物馆恰恰是为这些游戏学习经验提供实际体验机会的场所。

很多人听到“儿童博物馆”一词,就会立马联想到普通的博物馆,以为儿童博物馆就是摆放玩具的地方。张世宗用一个形象的表达解释了二者的不同:“儿童博物馆就是把普通的博物馆上的‘请勿动手’的‘勿’拿掉,变成‘请动手’的博物馆。”

张世宗说,他在美国儿童博物馆经常会看到一个儿童带着全家来玩,“有时候老人们玩的比孩子还要有兴致,因为好奇是人的本能,成人往往抹不下脸来玩游戏,而儿童博物馆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好的玩游戏的场所。”

更重要的是,儿童博物馆能够引起儿童学习的动机,“这是最有效的学习”。张世宗认为,儿童博物馆可以和学校双轨并行,因为儿童博物馆主要能引起自主学习的动机,但是不必和学校教育抢功,知识的系统化建构学习还是要交给学校来完成。但学校也不能看轻引发自主学习的动机的价值,因为儿童从儿童博物馆出来,已经自内激发出了自我主动学习的动力。

为了在大陆大范围推广儿童博物馆的学习理念,原本最喜欢跟孩子玩的张世宗现在已经放弃了这个“太豪华的念头”,而更多的花时间在培训教育工作者上。“改变一个老师,就可以改变一群孩子,这个意义价值更大。”

未来世界的老龄化问题会越来越严重,张世宗认为“保健重于复健”,政府如果投入建立更多医院和护理机构,倒不如多设立小区化的儿童博物馆或“全龄游艺馆”,让跨代亲子和老年人一直保持玩游戏和自我学习的状态,保持脑筋的常态转动,保持心情的常时愉悦,就会减少许多老人失智、痴呆症等问题;老龄化社会的照养问题就能消减很多。

“我知道推广儿童博物馆是解决即将来临社会问题的正确作法,所以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这些东西推广出来,这样一生也就无憾了。”张世宗说。

 

陈文芳:什么是儿童博物馆?

张世宗:简单的说,儿童博物馆就是把一般成人博物馆常见的“请勿动手” 告示上的“勿”字拿掉,变成“请动手”的博物馆,在此“儿童”是心理年龄的界定,是为099岁,有童心、有好奇心的“全龄儿童”所设立的机构,也是全家亲子都可以在里面动手操作、自我学习的场域。其诞生可说是教育学者杜威(J. Dewey)“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 理念的落实,在1898年,全世界第一个儿童博物馆就在纽约布鲁克林区成立了。

我们现在是处于电子游戏的虚拟经验学习时代,过去的玩具不可能替代电子游戏给儿童的游戏学习经验,但是同样的,儿童博物馆的具体操作和创作等积极性学习经验也是电子游戏无法取代的。我们应该提供新生代多元的互动游戏和学习经验,以避免学习偏食和经验失衡。

 

陈文芳:儿童博物馆需要多大的空间?

张世宗:当几乎所有的教学媒介都是传递以视听为主的学习经验时,唯有儿童博物馆乃是提供动手操作创作等具体学习经验的载体或平台。其尺度大小可以有很大的弹性,如:1. 区域儿博馆(如游乐园);2. 建物儿博馆;3.房间儿博馆(如探索室);4.角落博物馆;5. 橱柜儿博馆;6.操作单元箱儿博馆;7. 手提儿博馆;8. 手持儿博馆…等。例如一套可玩的七巧板加上操作信息都可以成为一个提供多感具体、游戏学习经验的“手持型儿童博物馆”;又如在家庭或者幼儿园的某个角落置入一些包含视听、触感、操作等多种互动学习经验的媒介对象或几套玩具,这也可以算是一种“角落型儿童博物馆”。

 

陈文芳:你自己在家庭里面,怎么样运用儿童博物馆的理念来教育自己的孩子?

张世宗:我们会给设法给孩子一个专属于他(她)自己的角落,这也就是孩子的秘密基地,自己负责布置与维护,孩子在这个私人领地的时候,大人可以适时提供或更换互动媒介但不要随便介入或管他(她)。幼儿园的角落也是一样,我们可以给幼儿一些积木等开放性学具,或者有时候也可以提供一些纸箱、纸盒等原始素材让他(她)自己剪切制作,尽量不要给一些单一功能的创造空间不大的已经定型的玩具。这是就是开放性“物玩”游戏学习活动。

我们也偶尔会在客厅以毛线编成一个大型“空间蜘蛛网”,就像西游记里的盘丝洞;还有周末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家里设计成为公共的游戏场,这是“境游”活动。有时亲子共同拉住一张毯子或床单,在床单中间放一个布偶,然后大家同时向外拉,将布偶抛起来后又接住。这种亲子游戏就属于“人戏”活动,不要花钱,又很好玩,还可以培养亲子间的默契和感情。

我认为看电视会让人上瘾,并且在有意义的节目之间会耗掉太多的时间在看垃圾节目。所以我们家的电视机是不插天线的,我们只放已经选择的给孩子看的光盘或录影带,孩子也已经接受了。我们家看电视的时间有,但是更多的都花在玩游戏上,一个家庭,物玩、境游、人戏,都可以做到。

每个家庭都可以是一个儿童博物馆,这是一种能平衡数码时代虚拟经验的另类具体互动经验;也是我正在推广的一个理念。

 

张世宗简介:
美国普列特学院建筑硕士,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硕士、教育博士,主要研究儿童博物馆、幼儿园等教育性空间的规划、设计以及相关教育媒体软件的开发,现为国立台北教育大学玩具与游戏设计研究所所长、造型设计系主任,著有《游戏空间‧学习场域:游戏性教育展示空间设计的理论与实务》《昨日童年‧傳統童玩:趣說台灣童年游藝文化》《玩物尚智:游艺研究与创意乐育》等。
博客地址:http://blog.ueplay.com/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2 个评论)

 32 12
  • 卢声怡 2011-10-31 16:43
    陈文芳: 福建教育出版社的人希望引进,不知道洽谈的怎么样
    看来梦想还有成真的可能。
  • 陈文芳 2011-10-30 19:01
    卢声怡: 能建立起来一个实例吗?或是在大陆已经有了?真希望就在福州看到。
    福建教育出版社的人希望引进,不知道洽谈的怎么样
  • 卢声怡 2011-10-30 18:47
    能建立起来一个实例吗?或是在大陆已经有了?真希望就在福州看到。
  • 鹃子 2011-10-29 12:36
    每个家庭都可以是一个儿童博物馆
    不能改变现实,
    就从能改变的做起
    想到了前两天看到报道一个打工的青年
    自发组织建立了打工博物馆……
  • 仰望星空 2011-10-26 09:50
    “改变一个老师,就可以改变一群孩子,这个意义价值更大。”说的真好!
  • 田农 2011-10-22 20:21
    很好的创意。
  • 陈文芳 2011-10-21 15:56
    水边的长路: 长路很惨啊,铜陵那一拐,成了骨裂啊,如今都不能行走,哭死~~~
    天呐!
  • 水边的长路 2011-10-21 15:37
    陈文芳: 哈哈,帅哥决定拥抱长路
    长路很惨啊,铜陵那一拐,成了骨裂啊,如今都不能行走,哭死~~~
  • atrlx 2011-10-21 09:18
    “玩”出童年的快乐,“玩”出人生的精彩。
  • 陈文芳 2011-10-20 21:09
    水边的长路: 鲜花献给两大帅哥!
    哈哈,帅哥决定拥抱长路
  • 海之韵 2011-10-20 18:34
    自然: 我讓他送你,OK
    这么好啊!虽然有点不好意思麻烦你们邮寄,但是,我确实很想看!呵呵。好开心的事啊。
  • 自然 2011-10-20 16:47
    青花依旧: 妮妮有一个微微微微型的玩具博物馆,呵呵呵呵
    妮妮有個好媽媽!
    家裡玩具可不斷排列組合讓孩子玩,自然就是探索的博物館。
    那種開了開關,就玩具自己玩的東東就別買。
  • 自然 2011-10-20 16:44
    海之韵: 大陆有卖吗?我也买来看看。呵呵,我决心一年内不再买书了,看来得破戒了。
    我讓他送你,OK
  • 水边的长路 2011-10-20 16:27
    鲜花献给两大帅哥!
  • 宫树春 2011-10-20 11:00
    读你的文章收获很大
  • 陈文芳 2011-10-20 09:02
    海之韵: 大陆有卖吗?我也买来看看。呵呵,我决心一年内不再买书了,看来得破戒了。
    好像是买不到的,这次来,他也跟出版社谈了在大陆出书的事宜。若成功了,以后买书就方便了
  • 海之韵 2011-10-20 07:09
    陈文芳: 张博士的研究非常细致,已经建构了一些列的玩具课程,一套8本的书,我有幸获赠一本。他的博士论文就是设计一个操作箱儿童博物馆,看起来是大陆的博士不屑谈及的东东。
    大陆有卖吗?我也买来看看。呵呵,我决心一年内不再买书了,看来得破戒了。
  • 陈文芳 2011-10-19 23:09
    海之韵: 美好的创意。对老龄化的作用那块更触动我。
    嗯,物玩、境游、人戏。在玩得时候会自发地用,但如果不去有意识地研究,也只能流于自发,这回知道一些了。
    张博士的研究非常细致,已经建构了一些列的玩具课程,一套8本的书,我有幸获赠一本。他的博士论文就是设计一个操作箱儿童博物馆,看起来是大陆的博士不屑谈及的东东。
  • 青花依旧 2011-10-19 22:13
    妮妮有一个微微微微型的玩具博物馆,呵呵呵呵
  • 田农 2011-10-19 21:49
    谢谢文芳的访问和写作,让我们有幸走近张教授。
  • 海之韵 2011-10-19 18:47
    美好的创意。对老龄化的作用那块更触动我。
    嗯,物玩、境游、人戏。在玩得时候会自发地用,但如果不去有意识地研究,也只能流于自发,这回知道一些了。
  • 十年一觉 2011-10-19 18:31
    读你的文章,特开眼界。谢谢。
  • 青花依旧 2011-10-19 18:04
    很棒
    讲话速度快得像一匹马也很棒
  • 郑君 2011-10-19 14:31
  • 叶绿伴花开 2011-10-19 13:55
    玩——乐教乐学,教学的另一种启示,了不起!深受教益,谢谢了。
  • wuwo 2011-10-19 12:17
    儿童博物馆,真好。这里面的教育理念要好好体会、学习。谢谢啊!
  • 随火车远行 2011-10-19 11:26
    张老师对事物始终保持着的那份好奇心,对教育的虔诚,让我感动不已。
  • 陈文芳 2011-10-19 11:18
    刘尔笑: 终于出来了  辛苦了啊
    要好好学习的  不仅是学问 更是为人  
    每每想起林老师 都会有前行的力量  想来若与张老师接触 也是如此的
    张老师讲话速度快的像一匹马
  • 陈文芳 2011-10-19 11:11
    明霞: 还是文芳厉害呀,我接触张教授2年多了,却没有这样的认识和访问,你却只见了这两天就有这么多的收获,不得了,不得了……佩服死了!
    呵,那天就我们两人在房间里谈,所以谈的比较细,比较深入一些。
  • 刘尔笑 2011-10-19 11:10
    终于出来了  辛苦了啊
    要好好学习的  不仅是学问 更是为人  
    每每想起林老师 都会有前行的力量  想来若与张老师接触 也是如此的
 3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