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反思(2):我们拥有一个名字

47已有 188 次阅读  2018-06-26 07:18

     作为一个校长代课是一件闹心的事。如果把成绩带不上去,就会有人在背地里嘀咕:校长把课带不好,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呢?相反,假如把成绩带上去了,同样会有人背地里嘀咕:校长把课带好,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本学期中考后,我就听到了这样的两种声音,可,我全然不在乎。一所学校,要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音调从1”到“7”,错杂交融,才会出现美妙的乐曲,作为校长,要敢于听取背地里的不同声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校长有了这种宽容之心,潜移默化,其他人看样学样,自然也就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

你说你的,我做我的,这是一种工作风格?也全然不对。曾经一个时期,我践行这个,一段时期过后,缺乏统一管理,容易形成一盘散沙的局面。该遏制的还是要压一压,只要不生出事端,未尝不可?

为此,我想了想:我是二年级的班主任兼带语文课,从自身做起,小班带动大班,学校这个大班还是一个个小班的共同体。于是,我就着手从班级改变做起。

我初次接上这个班级,发现一个个孩子敬我远之,我捉摸如何把中间的这道门打开?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开学第一次上课,我让班里的每一个孩子直呼我的姓名,这下糟了,大家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有的还吐舌头,有的显出惊慌失措的样子,难道说,叫出一个人的名字就这么难?

我试图喊起坐在第一排的几个孩子,强迫他们喊我名字,那几个小男孩低沉着头,老半天从牙缝里挤不出一个字,这究竟怎么啦?

我灵机一动,把我父亲、母亲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让大家读。班里只有一个女孩子问我:“老师,这是谁的名字?”我看看她,笑了笑,说:“你尽管喊,不要问。”这个女孩子终于喊了出来,这下子,教室里沉闷的气氛一下子炸开了,有了纷扰的声音。

接着,我听到了断断续续读名字的声音。

我仔细看了看,班里大多数孩子都读了黑板上的名字,这时,我才郑重其事地说:“小朋友们,这两个名字一个是我老爸的名字,一个是我老妈的名字。”我话还没说完,教室里顷刻静下来,一个个孩子像着了霜的茄子,耷拉着头,有的男孩子又在吐舌头。

我说:“小朋友们,世上有的事想起来的确很难,但只要勇敢地走出第一步,也就那么一回事,不难是吗?”

尽管,我一再说,班里的气氛好像雷雨来临,极其沉闷。

我想:一个不敢于直呼班主任姓名的班级会成为一个优秀班级吗?

这是一道坎。这是一道架在老师和孩子中间的坎。这道坎必须要推倒。

接下来,我动真格了。我让他们抬起头,看着我。

“史录选。”我先读。他们跟着读:“史”,我分明听出了一种艰难。

我又重来一次。他们还是这样。

我再来一次。他们终于喊出了我的姓名。随即,我对他们说:“姓名是代表一个人的符号,不要介意。不是说喊出姓名就对这个人不尊重。你们在家里不允许说出爷爷奶奶的姓名,这是老传统。”

经我这么一说,一个个孩子顿时心花怒放,笑逐颜开,好几个大声读我的姓名,想想:几十个孩子都在读我的姓名,我这个老师当时多么自豪啊!

孩子们觉得我是他们的老师,我又是校长,直呼我的姓名不好意思,看似这是一件小事,其实,这里面蕴含着一种教育不公平。不公平的东西,我们必须改变。人都希望改变从别人开始,但在教育这个范围,我觉得改变先从自身开始。从自己到别人的改变最有效。假如,一个校长想着先把老师如何如何改变,这样,老师们能有几个心里舒服的?公平永远是改变的前提因子。

就这样,开学第一周,我每次上课之前,班里孩子异口同声地喊一声我的名字,这样,我心里特别的暖和,一种对他们的感激油然而生。

第一周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周,我宣布: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史录选。在如何维护这个名字、写好这个名字的过程中,一个个孩子们突然变得懂事多了,原来在一年级纪律涣散的孩子现在变得矜持而有规矩,一些学习不好的孩子,问这个问那个,班级打扫卫生,孩子们抢着干。后来,我听几个家长说,孩子们回到家里,给他们说,要把班级这个共同的名字写好。

这一学期眼看要结束了,我们的这个共同的名字也画上一个句号,是否圆满,我没有考虑的那么多,唯一的,我真正感觉到在我和孩子们之间,不存在着隔阂和戒备,看来,师生之间的好多事,主导因素还在我们的身上,只要我们真动了,孩子们还有那些不能动的呢?

 

 

分享到: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