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反思(4):说起“苍蝇不叮无缝蛋”

41已有 184 次阅读  2018-06-28 16:51

午饭刚过,一年级一个学生的家长给我打来电话,要求他的孩子留级,我一口回绝,特别严肃地对他说:“上级规定,不允许学生留级。”经我这么一说,他愤怒了,在电话的那头吼道:“这是什么狗屁规定,我儿子没有学到多少知识,我说让他留级就得留。”对他这种蛮横不讲理的态度,我火了,在电话这头,我对她说:“这不是你家里私开的学校,不是说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上级的规定,我们都必须遵守。”他突然挂断电话,不在和我理论。

没过十分钟,他到学校来找我。一进办公室门,似乎要喊破嗓子地说:“你一个小学校长有多大权力不让我儿子留级?”对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人,我只能奉陪到底了。

我看了看他,说:“别看我是一个小学校长,在你儿子留级问题上,我有权力决定。”

“权力是个屁,我从来不遵守权力。”他说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屁也是生存的需要,你现在不正在放屁吗?”我说着,出门去了。对这样的人,我没有心思让他坐在办公室里污染环境。

他跟着我出来,在校园里,烈日暴晒,他又说:“本学年你们学校一年级有5个插班生是怎么回事?”

“插班生怎么啦?”我反问。

“插班生,至少说明了规定是可以灵活的。”他说着,言语缓和下来。

“有些事可以灵活,有些事不能灵活。”我说着,往阴凉处挪动了几步。

“能说说原因吗?”他反问,对我递来一支烟。

我拒绝,说道:“不想说。”

“不说?嗯,你无理可说。”他说着,嘻嘻笑了。

“你把脉真准。”我说着,也笑了。

“校长,我们好好谈谈,能不能通融一下,我儿子年龄小,这么急上二年级,可吃不消啊!”他说着,语气很和蔼。

“你不是很凶吗?我在对你说一次:留级坚决不行。想要让儿子多学点知识,平时,你少打牌,对给学生辅导辅导,学校虽小,但规矩不能破。”我说着回到了办公室。

他随后跟来,给我讲起了《义务教育法》中的有关条款,我听的实在生厌,轻蔑地看了他几眼,随后,我去教室上课了。

下午,我又想起了这件事,不由地想到这么一句俗语:苍蝇不叮无缝蛋。为什么会有家长要求孩子留级呢?我想了想,还不是一年级那5个插班生惹的祸。假如,没有这5个插班生的事实存在,可能就没有这个家长先后和我理论。往往,学校得不到家长的理解和支持,或者,老师和家长之间的矛盾,归根结底,都是我们处理问题不果断或者不彻底,拉下的后遗症弄得我们进退为难。仔细分析,这个学生的家长所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不全是蛮横,只是他粗俗了一些,有的村民粗俗我们也可以理解。另外,在家校发生矛盾的时候,需要审时度势,灵活处理,该坚持原则的一定要坚持,该退缩的也必须退缩。有人说,对家长的退缩是一种软弱无能的表现,而我觉得有时候的退缩,却是一种完美的自我保护和适宜解围。至于他言语粗俗或者态度恶劣,这里面的气量极其弱小,不必在意。有时候,争强好胜也不好。家长上访,初衷原因大都是学校过于强势,如果学校在“周旋”上做文章,或许,就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佳境。作为学校负责人,既要学会进,又要学会退,只有进退交融,相得益彰,矛盾才可得到我们想要的化解效果。

另外,今后对学校的管理工作,切忌“人情化解规定”,坚持原则性永远是学校工作的主导生命线。如果因为领导或者朋友而走后门办事,这预示着自己已经给自己的前方堆起了一座山,即将不可逾越的山。我很多时候也想:好多问题的发生或者棘手,不都是自己过于随意化的结果。永远要记住:你不要希望人人都对你翘起大拇指,只要有一半人这样做,就已经很不错了。说不准,将来你前脚刚走,后脚跟就带来了一些人的谩骂和诅咒,恰恰这些谩骂你的人都是你曾经的掌上明珠,有些人就这么势利,用你的时候,喊爹叫娘;不用你的时候,千方百计给你造谣污蔑,这是这类人的一种本性,无法更改。

“苍蝇不叮无缝蛋”,随着时代的发展,这句话的最初含义也变了,现在即使蛋完好无缝,苍蝇照样回来骚扰。为此,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生活,需要谨慎小心,只要守规矩,邪不压正,这永远是个真理。

分享到:
收藏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张开鹏 2018-07-15 10:45
    留级不留级,真也很说呀!还是要看学生的情况!
  • 涂鸦居士 2018-07-03 23:18
    坚持原则是对的,不能破例,一旦破了,违反规定,后患无穷。